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追命BG感情线相关(摘自原著)

妈哟好喜欢三爷……【捂胸口。】

乱鸦_十三郎:

喜欢第一个小透姑娘


芝士蛋糕哲奈子:



好长,马一发



Youknowyoulovehim:





不好意思请允许我苏一苏追命Orz……



原著里有关他的好多描写都好喜欢好喜欢Orz……



特别!有魅力!(的一个老男人)【bushi...



  113

【冷追】无责任小剧场——小狼狗和他的狗不理(2)

追三爷把银子来回数了一百来遍,还是不够买酒,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月底不够花啊。

啊啊啊~啊啊啊……什么时候才发月俸嘛。

正躺在树叉上滚动的当口,就看见小师弟从外面往回走,瞅准了他来到跟前儿了,本想用腿勾住树叉往下一吊,吓他一吓。结果忘记了衣裳的下摆,活生生营造出了贞子【划掉。】屁帘儿【划掉。】算了我不想说你了三爷真的太蠢了。

【嘿!师弟!】= ̄ω ̄=

「啊我的妈呀这是什么玩意儿突然从树上下来了还挂了一个帘子等会他说师弟崔略商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桃花酿吧」

追爷好不容易把糊在脸上的裙子【划掉。】衣裳掀开,就又看见了他师弟的嘲讽脸。

【冷凌弃我看见你在心里说我傻了!】

「你除了桃花酿花雕...

  47 5

【冷追】无责任小剧场——小狼狗和他的狗不理

追三爷蹦蹦哒哒地跑到他师弟的房间,一推门差点被自家师弟冷一个跟头。

【我说,你不能每天冷着脸,会没有女孩子喜欢的。】

【你每天笑,也没有女孩子喜欢。】

【诶~怎么说话呢!】

【……】

【师弟,你笑一笑。】

【我不。】

【不笑我可挠你痒痒了啊!】

【那我就先——】

手下的脉搏鼓动着蓬勃的气息,直教人,教人——

冷血突然的沉默冷了场,追三爷瞅瞅师弟,在「你别碰我别跟我说话给你三秒钟一边儿玩去不然我就喝光你的酒吃掉你的桃然后解开你的头发让你满街跑」的眼神里,默默地,伸出一根手指,对着小师弟的脸,用力地戳了一下。

咔嚓——

【嗷~师弟你咋咬人。】

「我就是咬你怎么了你还不一边...

  65 5

郎骑竹马

—这是接着知卿无情的剧情,所以仍然,是个虐。—

宁致远伸手解开他嘴唇上的白布,复又覆上冰凉的手指。

侧过头来轻轻含住他的嘴唇。

他身上有艾草的气味。

一遍一遍地摩挲绷紧的手背,终于撬开齿关,捉住舌头一点一点地深入,想给他最温柔的吻。

薄情的嘴角,高挺的鼻梁,含泪的双眼。

小霸王捧着心爱的人,在他额上亲了一下,又一下。

-我宁致远,向文家提亲,求娶大少爷文世倾。

-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此证。

宁府有了喜事,上下高兴得不得了。

只是不知是谁家的姑娘,当家的一眼都不给瞧,反倒自己日日在屋里不出来,惹人越发好奇。

大红喜字挂了三天,不请客人,没摆宴席...

  87 21

无意香尘

【今天是甜的。】


小霸王觉得今日诸神黄昏,划掉,诸事不宜。


治好了宁致远的鼻子之后神医真正地扬名立万了。


魔王岭西日日车马不绝,门庭若市。


宁少爷则是被关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听蠢妹妹跟他磨磨叨叨地说香谱,然后说着说着就跑偏到文家的小白脸。


-宁致远你听见没有啊,我家轩哥哥文采飞扬器宇轩昂,你要是有轩哥哥的一半,早就找到一个像我一样温柔可人如花似玉的女子了。


-哦。


-爹你快来!宁致远发烧了!


-去去去去去。


把面前的爪子挥开之后宁少爷觉得事情不能如此下去了。


【叫阿三,开门,放狗!


阿三:汪!


作者有病。


空谈误国,实...

  87 8

知卿无情

—虐的—


黑。


宁致远就站在那人一步之遥,看他呼吸纷乱,惊惧至极。


寂静。


-大夫,合欢又开了。


口不能言。


-我知道你喜欢。


颈上仿佛有什么东西。


-合欢,是温柔,长久的意思。


低头蹭到了项圈上的饕餮纹。


-天鹅姐姐跟我说的。...


  33 21

匪我思存

东林虽然树多得惹人烦,但是是近路嘛。宁致远正乐颠颠地往草庐而去,忽被满目的合欢晃了眼,才惊觉已是入夏时节。


阿黄没精打采地卧在树荫底下,连苹果都不吃了。


没空管那只蠢狗,小霸王啪嗒啪嗒地跑进屋子,献宝一样地给安逸尘看手里一簇开得正好的合欢。


-大夫,我跟你说,合欢最能安五脏心智,你东林那么多,拿来煮粥炼香都好啊。


-我知道,你试试,可能闻到。


近日宁致远嗅觉恢复些许,安逸尘言下是不日就可以大好,宁爹自然是欣喜,少爷却一点儿也不想好转了。


不情不愿地凑过去用力吸口气,淡香绕在鼻间,气清而幽微,像是少女的恋慕之情,真是温柔的香……呢……


不对,等会。...

  85 24

轻尘在玉



而今也算是万事皆休,虽然家破人亡。


宁致远收拾了场面,葬礼一场接着一场,天道好轮回,也轮到小霸王送别人上路。


还有就是往家里请医生,宁家的当家苦笑三声,当真报应不爽。


阿三从远处杀过来的样子比旁边的阿黄更像是脱缰的野狗。


-少,少爷。


-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慌的。


-安大夫不好了。


宁致远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回家,跌跌撞撞念念有词。


-还真有啊。


安逸尘从上次挥刀自尽身体就一直不好,医生个个说过不了三月,后来说过不了五月,直到熬过了整个冬天,那帮老不中用的才吞吞吐吐说在下不才。


到家的时候他已经注射了镇静剂,却还微微地抽搐着,像是被...

  117 64

未见之光



—给光光的聘礼,和迟到的生贺。—


魔王岭往西三十里,就是那个神医住的草庐,宁家少爷一边揪路边的花一边碎碎念为啥这么远,转身踹了旁边的阿三一脚。


-少爷你踹我干嘛。


-少爷想踹不行啊。


-行行行,但是少爷咱们能快点走吗,不然天黑之前就回不来了。


-嘿!不走了不走了!


宁致远解了半天也没把新买的领结从脖子上弄下来,越想越生气,又踹了阿三一脚,想想觉得没踹够,转身又踹了树一脚。


-你怎么踹人家的树。


-我就踹了怎么着啊。


宁致远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对着自己的大夫一脸不爽你打我的表情真是不智之举。


当然安逸尘当时没跟他一般见...

  87 21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