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未见之光



—给光光的聘礼,和迟到的生贺。—


魔王岭往西三十里,就是那个神医住的草庐,宁家少爷一边揪路边的花一边碎碎念为啥这么远,转身踹了旁边的阿三一脚。


-少爷你踹我干嘛。


-少爷想踹不行啊。


-行行行,但是少爷咱们能快点走吗,不然天黑之前就回不来了。


-嘿!不走了不走了!


宁致远解了半天也没把新买的领结从脖子上弄下来,越想越生气,又踹了阿三一脚,想想觉得没踹够,转身又踹了树一脚。


-你怎么踹人家的树。


-我就踹了怎么着啊。


宁致远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对着自己的大夫一脸不爽你打我的表情真是不智之举。


当然安逸尘当时没跟他一般见识。


可是安逸尘养狗了。


宁致远眼巴巴地跟着俏郎君进院的时候,那个天仙一样的大夫就这么把门关上了,外面两人一狗大眼瞪小眼看了几秒,阿三当机立断地装了死,宁致远跑得飞快,还是觉得有热气呼在脖子后面,也不管新衣服了,手脚并用地往树上爬。


-你你你你我是宁家少爷你离我远一点啊,大夫大夫你管管你家狗啊。


-……


-大夫它要爬上来了!!!!


-……


-大夫我再也不踹树了。


-阿黄。


宁致远觉得腿和屁股都有点疼。


特别是阿三带着那一脸少爷你傻啊的表情从地上起来之后,他拳头都举起来了,安逸尘倒是没吭声,那只蠢狗撅了一下屁股又坐回去,摇头晃脑地求抚摸求抱抱。


-我还没摸过他手呢。


-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说,你看大夫我们号脉吧。


小霸王眼睛瞪得圆圆盯着那截从袖口露出的手腕,好像有点饿。


安逸尘从药箱里抽出一根闪着银光的针,病人屁股往椅子里挪了几寸。


针举起来,病人又挪了几寸。


天仙皱眉可真好看,哎哟我的妈!


-宁少爷,你肾虚啊。


宁少爷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大夫我能治好吗。


-肾虚没关系的。


-……没说那个,我的鼻子。


-肾虚好治,你的鼻子需要多次用针。


-……那就是能治好了?!


-恩。


-天仙!


-恩?


-……华佗。


安逸尘靠过来施针的时候小霸王又一次强烈地想要能够闻到什么,是药香,门外桃花香,还是跟衣服一样的紫竹气息,一缕也好。


明明能感到他袍袖掀起的风,可是鼻间了无消息。


-不可能一次就见效的,你莫急。


那人眉如远山,嘴唇却像挑花一样柔软又嫣红,烟火气多了三分,平淡的安慰话吐出来也有了情意。


-我若治好了鼻子,想闻一种味道。


-那便不要乱动,施针偏了穴位你要面瘫的。


小霸王乖乖坐在椅子上,眼也不眨地盯着安逸尘一笔一划写药方,在心里面不停感叹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一定要八抬大轿娶回家。


神医一抬头就看见宁家来的小神经病一脸梦幻地出神,果然,是脑子有些问题,要么就是肾虚。


-大夫,我们先结拜吧,以后我就是你老大,我罩你,魔王岭谁都不敢欺负你。


-本来也没人敢欺负我。


-大夫这么长的针不得扎进脑子里去。


-不会的。


-我不信。


-你闭嘴。


-嗷!大夫你扎的什么穴位啊疼疼疼。


-你肾虚。



当日惊鸿一面,如未见之光。宁致远如是说。


他现在不肾虚了。安逸尘如是说。


—end—


对结束了,就是这么短这么不要脸。


首播就这么点,我也写这么点。


光光你还爱我吗。


我驾着七彩祥云来了。




  87 21
评论(21)
热度(87)
  1. 思想的阁楼栋栋 转载了此文字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