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匪我思存


东林虽然树多得惹人烦,但是是近路嘛。宁致远正乐颠颠地往草庐而去,忽被满目的合欢晃了眼,才惊觉已是入夏时节。


阿黄没精打采地卧在树荫底下,连苹果都不吃了。


没空管那只蠢狗,小霸王啪嗒啪嗒地跑进屋子,献宝一样地给安逸尘看手里一簇开得正好的合欢。


-大夫,我跟你说,合欢最能安五脏心智,你东林那么多,拿来煮粥炼香都好啊。


-我知道,你试试,可能闻到。


近日宁致远嗅觉恢复些许,安逸尘言下是不日就可以大好,宁爹自然是欣喜,少爷却一点儿也不想好转了。


不情不愿地凑过去用力吸口气,淡香绕在鼻间,气清而幽微,像是少女的恋慕之情,真是温柔的香……呢……


不对,等会。


小霸王整个人往后一仰,险些闪了脖子,堪堪定住身形,又迫不及待地凑到安逸尘手里的东西前仔细地瞧。


一只香囊,细细地绣了羽状的复叶,散发着东林合欢的安神气。


-逸尘老弟,这是哪来的东西啊,不是哪家的姑娘送的吧。


-是我留学时的同学。


-还真是姑娘送的?!快说是谁!


-叫小雅惠子。


-小,雅,惠,子。四个字,日本妞啊。漂亮吗?


小霸王突然觉得有点冷。


-坐过来。


-大夫你看今天云彩挺好的。


-今日晴空万里。请宁少爷不要动,针是没有眼睛的。


-嗷!


-抱歉。


-啊啊啊啊啊!


-近日偶感风寒,落针失稳,宁少爷还请海涵。


-那你看大夫了吗,不对你就是大夫,药可有好好吃,怎么会感冒呢,你这屋子也不保暖,下了雨定是要冷的,不如入城去宁府居住,我可以照应你的。


-……不必了,在下已痊愈。


-可是……那……诶,逸尘老弟,你不是舍不得绣香囊的日本妞吧。


安逸尘只看着宁家的小神经病一脸忧愁转为欲言又止,最后变成气呼呼的包子脸。


-惠子与我同窗三年,我自然是舍不得她孤身在东林居住的。


宁致远把后槽牙咬得嘎吱嘎吱,万分后悔没把阿三带来踹。


-噗。


沉浸在把日本妞吊起来打的那个时空的宁少爷终于抬起头来,就看见他的天仙神医笑得一脸春风,酒窝深深,笑意从眼里面满溢出来,比一路合欢更温柔倾城,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


-少爷还是把嘴闭上,夏日里飞虫多。


宁致远咔嚓和上下巴,几乎咬到舌头。


-大夫,你能不能给我念念诗经啊。


-诗经?


小霸王把书翻得哗啦哗啦响,郑风里写的出其东门。


-就是这一首了。


他捧着书蹦到心爱的人面前,指着缩在窄窄抄本里的那一段心事。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还是这么短,今天没有直播看心塞塞。


不过我言而有信,投喂左瞳一个小甜饼。


你们都从天台上下来。


吃糖了。】


  87 24
评论(24)
热度(87)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