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无意香尘

【今天是甜的。】




小霸王觉得今日诸神黄昏,划掉,诸事不宜。


治好了宁致远的鼻子之后神医真正地扬名立万了。


魔王岭西日日车马不绝,门庭若市。


宁少爷则是被关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听蠢妹妹跟他磨磨叨叨地说香谱,然后说着说着就跑偏到文家的小白脸。


-宁致远你听见没有啊,我家轩哥哥文采飞扬器宇轩昂,你要是有轩哥哥的一半,早就找到一个像我一样温柔可人如花似玉的女子了。


-哦。


-爹你快来!宁致远发烧了!


-去去去去去。


把面前的爪子挥开之后宁少爷觉得事情不能如此下去了。


【叫阿三,开门,放狗!


阿三:汪!


作者有病。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再汪一声封你做总管。


总管:少爷……】


-阿三你哪去啊,回来回来,这头。


-少爷,东林路近,能省下半个时辰呢。


-不走东林。


-少爷你平常不都火烧屁股地往安大夫那去吗。


-嘿你欠踹是不是!


-听说安大夫那女客特别多,都是那种说不出原因来的头疼脑热,你说奇了怪了啊怎么突然都生病了啊,诶诶诶,少爷你不是不走东林吗。


小霸王气呼呼地一路奔腾,也不管阿三在后面连跑带颠地叫唤。


然后,调头照着阿三的屁股就是一脚。


阿三两眼泪汪汪。


-少爷,这次有原因吗。


-小,雅,惠,子。


-四个字,日本妞啊。


-哎呦少爷你怎么又踹我。


那人对着蓝衣服的女孩子展开了眉心,她面容端丽行止柔和,侧过头来望着的样子,好像身边的人是天上的星辰。


-我与惠子同窗三年,自然是舍不得她。


小霸王觉得嘴里面都是苦涩的味道,低头品一品,还有点酸。


-少爷你快看啊她要轻薄安大夫了!


安逸尘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留学时惠子也曾表露心意,记得她含羞带怯,让人不忍拒绝。


那时自己全然没有这番心思,虽然对她不住,还是第二天就匆忙乘船出海,连道别都没来得及。


万万没想到惠子今日变成了如此大胆的女子,安逸尘只得用力地扭头躲开那双按在颈侧的手,却被另一只手牢牢摁住,柔软的手指温暖的皮肤,直教人觉得面皮发烧,恨不得从头顶冒出一缕烟。


头顶冒烟的安逸尘,和头顶冒烟的宁致远。


深情一眼万年。【又串场了这句划掉。


安逸尘的眼睛都亮了。


-致远!


宁致远的眼睛也亮了。


天仙叫我名字好好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脑内跑三百圈!


安逸尘此时也顾不得君子风度,直直向着救命稻草奔过去。


【心上人扑过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小霸王一面捉住他手腕往身后带,一面准备最凶狠的表情想抬头直接把那日本妞吓死。


-逸尘君,明天见。


等等等!什么!


-明,明天见。


画风转变太快我接受不来。


-阿三!!!


-少爷干……嗷!


-不是做梦啊。


-大夫啊,逸尘老弟!人都走了你看什么呢!


小霸王看看那人的后脑勺,又看看那个袅袅婷婷的背影,觉得今天真的诸事不宜。


-宁少爷有事吗。


-你怎么卸磨杀驴啊!


-什么,卸磨杀驴?


-刚才你还叫我致远!


-咳咳。


也不是完全不害羞嘛,宁致远好兴致地看着他因为一句“刚才”腾一下连耳朵都红了的样子。


-我愿意听你这么叫我。


-……


-大夫。


-……


-天仙?


-……


-不叫就不叫你掏出针来干嘛你说你散步带针你为什么啊,不对你怎么在这散步啊那个日本妞差点占了你便宜啊,我说大夫你说话啊说话啊。


-惠子病了。


-我没看出来。


-你的病也看不出来。


-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


-惠子是女子,你不可胡说。


-刚才她摸你的时候我可没看出来她是女子。


-……


耳朵又红了好可爱啊。


宁少爷的内心是痴汉的。


-少爷。


-起开。


-少爷!


-不起开我踹你了。


-少爷!


-阿三你能不能一边去了。


-阿四说老爷把家法摆上了等你回去呢。


-……大夫你能扎我一针让我瘸两天吗。


-胡闹。


-求你了我爹一定打死我,我宁愿被你扎瘸。


-致远。


-打死我也值了!!!


-……


宁致远只盯着那人的发旋和发红的耳尖,他站在花畔,比天下所有的人都要好看。


【作者脑子有病系列。


中间的吐槽我真的忍不住。


今天下午看了好多可萌的文。


我写不出来辣么萌。


一个写虐爱好者的伤心绝望之处你造吗皇上。


阿瞳不要伤心来吃饼。


明天就都好了相信我。】


  87 8
评论(8)
热度(87)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