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郎骑竹马

—这是接着知卿无情的剧情,所以仍然,是个虐。—



宁致远伸手解开他嘴唇上的白布,复又覆上冰凉的手指。

侧过头来轻轻含住他的嘴唇。

他身上有艾草的气味。

一遍一遍地摩挲绷紧的手背,终于撬开齿关,捉住舌头一点一点地深入,想给他最温柔的吻。

薄情的嘴角,高挺的鼻梁,含泪的双眼。

小霸王捧着心爱的人,在他额上亲了一下,又一下。

-我宁致远,向文家提亲,求娶大少爷文世倾。

-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此证。

宁府有了喜事,上下高兴得不得了。

只是不知是谁家的姑娘,当家的一眼都不给瞧,反倒自己日日在屋里不出来,惹人越发好奇。

大红喜字挂了三天,不请客人,没摆宴席。

文家却人人惶恐,大少爷与宁致远相约,时至今日仍不知所踪,不想听闻宁府娶亲。

文世轩前来要人,小霸王一身喜服,只不声不响地拨弄手里的那盏茶。

-我大哥呢。

宁致远半心半意地喝了一口,隔了好半天,终于抬头看他一眼。

-死了。

文世轩拍案而起,气得眼眶突突地跳。

-宁致远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你说谁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他本来身体就不好,那天他一激动,我以为他晕过去了,没想到断了气。

-你,你胡说!那我大哥现在在哪,你说他,他死了,凭证呢!

宁致远还是那个不着四六的鬼样子,甚至微微地挑起眉来,露出一个他惯会讨人嫌的笑来。

-扔下山去了,我不杀他,还不能解解恨?

文世轩疯了一样地冲上来想要把那张脸砸成碎片。

他的大哥,从小就是家里的中心,谁都喜欢他。

幼时曾捉了蝉鬼儿放在盒子里送他,到哪里都牵着他。

优秀又谦和,身上的清香在习字时稳稳地飘过来,只敢偷偷地瞄一眼。

爹更喜欢大哥,我也是。

爹找不到大哥,我也是。

爹放弃了大哥,我也是。

文二少爷颓然地松开拳头,垮着肩膀拖着步子,慢慢地往魔王岭去了。

他不见了,只寻他就是了,这次一定找到,一日不行两日,两日不行三日,左不过找一辈子,到下面也该遇见了,那时大哥便不会再消失不见,然后下一世,我做哥哥护他周全。

宁致远只对着那失魂落魄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现在还顶什么用,早干嘛去了。

忽然想起房中的人,又慌乱起来,火急火燎地跑回去看。

他还在这。

自己只想着痛快,拿香乱了他的五感,他明明看不见听不得,却反手捏着自己的指尖不停地流泪,等他哭到咳嗽,才终于听见微弱的气音传来。

-致远。

宁致远一直觉得他的天仙头顶乌云,迟早会降下一道雷来,而他战战兢兢地等着,害怕着惊雷落地那一声响,害怕自己接不住,更害怕雷声响过,那人就走了。只留他一个人躺在地上行将就木,凄凄恻恻地回想从前。

劈头盖脸的疼倒是过去了,只是他一唤自己,心里却有一个地方酸涩起来,比听说他骗人,听见他说从未将你放在心上,还要更难受些。

好像是一直捧在手心里的珍贵物件,他一回身的功夫,被摔碎了一样。

而他现在摸着那一堆碎片,扎着手指刺刺的痛,还是舍不得松开。

-逸尘老弟,庚帖喜服俱在,到如今你想抵赖可不成。

-这衣裳可好看,要我说还是中式婚礼更正经些。

-刚才你那败家弟弟来找你,我给骂跑了。

-混账玩意伤我佩珊还想来找你。

-我说你死了他伤心的不行呢。

-活该那个软蛋小白脸伤心。

-你怎么还不醒过来呢。

-醒醒吧我不怪你了。

-是我错了还不行。

-我都说我错了。

-逸尘老弟啊。

-求求你了。

-醒过来。

-别走。

宁致远怕的从来不是欺骗背叛辜负中的任何一样。

只有一事,他怕得要死。

那是。

世上再无安逸尘。

【我现在写不出甜甜的。

因为今天宁少爷居然当着大少奶奶面说要混账话!

你看他多心塞!

小霸王你不要脸!】

  87 21
评论(21)
热度(87)
  1. 思想的阁楼栋栋 转载了此文字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