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追命BG感情线相关(摘自原著)

妈哟好喜欢三爷……【捂胸口。】

乱鸦_十三郎:

喜欢第一个小透姑娘


芝士蛋糕哲奈子:



好长,马一发




Youknowyoulovehim:







不好意思请允许我苏一苏追命Orz……








原著里有关他的好多描写都好喜欢好喜欢Orz……








特别!有魅力!(的一个老男人)【bushi








只是那个情路吧……也很坎坷……T-T








这里挑了追命对手戏最多的三个姑娘 场景里有些描写个人觉得很有感觉 感兴趣的盆友可以看一看








(全部节选自原文)























小透
















    追命十一岁就开始他的“恋爱”。
















    他拜别师父,回到味螺小城,想找回他那一早就不知所踪的四位兄长两位姊姊,但哥哥姊姊没找到,却一眼就望到一个在村口打水的女子。
















    她长发有点乱,眼色也有点乱,可是就美在那一点乱;她流露的温柔得不中思议,但所蕴含绝大的吸力足以把他只知道有她而忘了自己;她颊上有两朵酒涡,深深深深的,像那一口井,井里的影,影里的他自己。
















    他看到她之后,几乎是呻吟了一声。这就开始了他第一次的追踪。
















    他跟踪那汲水的女子,原来是“味螺镇”雷镇长的婢女。
















    ——他整个小痞三的样子,根本不能接近她。
















    可是,见了她之后,他再也分不清别的女子是女子了。他只知道自己是个男子。
















    他对她念念不忘,价日守在镇长大宅后,等她出来买菜、汲水、陪小姐和夫人上街子。
















    最令他蒙羞的一次,是家丁、护院们以为他要骚扰轿子里的人,所以狠狠的出手把他揍了一顿。
















    还是那小姐在轿里看他傻不楞登的样儿,噗嗤一笑,这才叫家丁停了手,放了他。
















    但他还是不死心。
















    他要娶那女子!
















    从此,他所作所为,莫不是为了进入镇长家,接近这位叫“小透”的女子。
















    譬如他赌博,就是为了赢一点钱,来买好一些的衣服,穿在身上,来吸引她的注意。最好能赢多一点的钱,来早日为她赎身,请媒婆说亲去。
















    例如他上午上山打猎,下午砍柴,晚上替人推磨子,比一头牛加一匹马加一只狗都勤奋多了,为的是多攒几个钱,希望日后能有足够的钱来明媒正娶。他做得像一头驴的模样。
















    又如他常常出没在镇长雷门的家附近,千方百计接近雷家二子雷动,为的是要挣在雷府当长丁、伙计、小厮,吃亏一点、多干些活儿也决不在乎。
















    ——三年来,他所作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小透,要多见小透一眼,看小透一面。
















    结果,他真的挤入雷家当杂役了。
















    雷家十分薄待他,任意使唤,当他连狗都不如;他都忍下来,为了还可以见到小透。小透当然都不知道这些。
















    有时候,一天能见小透几次;有时候,三五天见不着一面。追命和小透在雷家各有隶属,平常根本不可能凑在一道。
















    追命就是爱着她。
















    她那么笑靥如花。
















    追命就爱看她。
















    她笑得像化开的蜜。
















    追命爱看她。
















    她的笑比酒还带醉意。
















    追命爱她。
















    有次追命居然有机会和她说话。那天雷家在翻修羊棚,长工们在棚上棚下呼啦呼嗬的么喊,有人在厨房前打铁,叮当的响;天色已近暮了,偏有雄鸡在炊烟远处,有一声没有一声松垮垮的啼叫着。而上房雷家的少奶奶,在拉嗓子唱着清腔调儿,听说她原本就是戏子出身。
















    小透端蓬子茶给二少爷雷动。见着他,这回说了几句话。
















    “你很会喝酒是不?”
















    她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子,心窍儿像她名字一般的透。她知道这傻乎乎的长腿小子常愣头愣脑的张望她。她知道他,他跟那些家丁长工是不一样的。
















    “啊。”
















    “不要多喝,钱要留起来。”
















    “哦。”
















    “在外面多攥些子儿,这里工夫多,没赚头。”
















    “噢。”
















    “你上次不是在婶子小巷挨揍了吗?为什么要进来这儿干活呢?不像我,我命苦,娘把我卖进来,没办法……”
















    “呃?”
















    “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我……”“我”了老半天之后,十三岁的追命终於挣红了脸,比盘古初开破天荒还艰辛的说:“我姓崔话未说完,上房已在叫:”小透,你躲懒哩!茶都冷了,还不快送上去,二少爷候着呢!你尽嗑嗒什么?“
















    小透匆匆而去,临行还向她嫣然一笑。
















    他脑袋里轰然一声,炸开每颗都比轻功还疾的星星。
















    他那次千望万盼的“接近”就此结束,他们的谈话仅止於他的“啊”、“哦”、“噢”、“呃”。
















    十天后,雷家传出喜讯。
















    ——雷家二少爷雷动纳小透为妾。
















    未娶妻,先娶妾。
















    ——小透是婢女,当然入不得正房。
















    追命在喝了酒之后,几乎忍不住要拼命去“救”小透出来。
















    不过,小透似乎很幸福。
















    ——一个小丫鬟能嫁给二少爷,就算是当妾侍,那仿佛便是件几生修来、一步登天的事。
















    (凭什么,别人不嫁二少爷,要嫁给自己这个小痞三?)
















    追命痛苦地喝酒。
















    伤心的醉。
















    从此以后,他听到打铁声、搭棚吆喝,尤其是暮晚时的鸡啼,他就会伤感起来。
















    听到那咿咿胡胡的唱腔,像北地里乱着的风,追命也会想起他第一个“追”的女子:她的笑靥她的眼她的脸直至多年之后,追命偶然省悟:他妈妈是给人毒死的。
















    他又开始“追”了:他“追”查案件。
















    ——杀他父母的疑案!
















    不过,对於小透和他在雷家的这一段情愫,还未了结;七年之后,追命又回到小镇,得悉雷家二少爷已近娶了七个妾侍,而小透听说是因为受尽凌虐,因而悬梁自尽。
















    他那时候,已当成了霹雳县的捕快,正要着手调查“味螺镇”雷家的一宗案子。
















    他常去小透坟上拜祭。事实上,小透那孤伶的墓坯前,也只有他常来伫立。
















    他常默立良久,并在墓边的小树上,刻下了几个字:“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
















    下面没再镌刻下去,不知是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心烦,也许是因为已经酒醉,也许是太伤心,镂刻不下去了。大家都以为下面该是“而已”两个字吧。























  








 后来追命做了捕头 为小透报了仇























那天下午,经阿娴嫂做“内应”,追命偷偷闪进大落院,到了小透“悬梁自尽”的地方默祷。

——他要把小透冤死的魂魄请回她长眠之地去……要不然,附在他身上,他也决无怨言。

——他觉得小透衰弱得连魂魄也是衰弱的。

追命本来不信这些。

——只要事关小透的,他就信。

他希望小透是仍有呼息的,仍可思虑的,仍可以感觉到:他已为她报了仇、伸了冤的,要不然,他所作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当他心里虔诚的以为,已把小透无力柔软的魂魄“请”在身上之际,走到院子里,忽然,他听到那有一声没一声不知世上几年懒懒霭霭的鸡啼。然后,厨房前吆喝打铁,玎珰的响;工人在再翻新的棚上棚下,呐喊接力。那楼上,还是后院,井里,抑或是心里,传来了一种幽幽的歌声;仔细听时,却湮远不可闻,不经意时,又像泡沫般浮了上来。

那是那天的歌。

但人己不在多时了。

追命呆在院了里,伤心得像一条失去流动力量的河。

直至娴嫂催促,他才恍恍惚惚的离开院落,上了山,已是傍晚,到了小透坟前,心里难过得直闭上眼,向那一墓荒坟祷告:小透、小透,冤已伸、凶已除,恶人遭磨,你在黄泉之下,可不要再惊怕了……

他跟小透,由始至终,只是一场一厢情愿的偷恋;从头到尾,也只谈过一次的话。但这也害苦了他,他是她命里的克星。他跟她只是真正见了一面,但却追了她一生的女子。想到自己一直如珍如惜、为她可生可死的女子,却曾遭如此欺侮凌辱,而他居然不在她身旁,而他竟然还不知道,他心里一酸,落下泪来。

一阵风吹过,仿佛有谁对谁说了些什么话。追命徐徐睁开了眼,只见晚霞千道,不可迫视,墓上、墓旁、墓后、墓前,满山、满地、满目、满天都开满了小白花。

小小的白花。

小小白花在风里向他招手、点头。






































舒动人
















    舒动人是舒庄主的拿上明珠,他也特别疼爱她。
















    但舒无戏却似井没有特别赏识这位“崔略商”。
















    事实上,在当时,追命也没甚么“特别”表现。
















    ——他只是“饱食山庄”的“食客”之一。
















    可是追命之所以会甘心情愿的留在“饱食山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因为舒动人。
















    舒动人很动人。
















    她爱穿紫色的衣服,倚在有柳阴的窗前。她的肤色很白很白,耳坠子很晶很晶,神情很忧悒很忧悒,样子很美很美,那柳树也很青很青,她低哼的歌也很好听很好听。
















    那时追命读了点书(他读书是为了她),一面读一面看她一面想那首“闺怨”:“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踏踏的马蹄经过窗前,那美丽的(紫衣的)少妇忙探头去看:经过的不是自己的夫君啊……追命得意而惆怅的追思不已:他要当那个让她(小妻子)劝去“觅封侯”的“夫婿”好呢?还是那个偶尔使她凝睇怀愁的“过客”好?
















    唉。
















    那时追命也习了武(他练武是为了她),一面苦练一面鞭策自己一面想她:姓崔的,你得努力!努力!!努力啊有一天你在“五年一度饱食山庄摆台赛”上技压群雄,她就会注意到你了。有一天,你能阵前杀敌、关前立功、沙场上点兵,就可以向舒庄主提亲了。
















    哎。
















    就算他练轻功的时候,也只是想到:如果有一天,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动人姑娘,在她身边,感受她的气息,闻到她的香味,和凝视她那紫得那么深郁的衣衫和白得那么淡悒的肤色,如此相伴一生,那么他就无枉此生了。
















    ——纵教他一辈子不再沾酒也愿意。
















    (她的眉毛那么浓,性子一定是很烈的了。可是她一颦一笑,却似小透般的轻柔!如果她钟意了我,而又不是嫁给我,她一定会宁死不从吧……可是,她怎会钟意我呢?)
















    由于“饱食山庄”各路人马都有,追命也跟了投靠舒府的两位江湖术士学了点命相之术。
















    “你跟眉毛浓的女子有缘。”追命当时最爱听这句话,但对下一句话却常常忘掉,不然也不愿摆在心里,“可是眉毛浓的女子性子也往往比较厉烈,小心着吧,纵不是有心的,也对夫君有刑克呢。”
















    他才不管。
















    此外,他也学了一些事物。
















    一些“意外”。
















    ——“意外”的意思是说:他本来没理由学得的东西。
















    例如粗话。
















    意外的是:“粗话”是跟庄主学的。
















    舒无戏生性豪迈,但官虽做到他那么高了,不见得就是快活的事。
















    他常常在喝了酒之后,对他座上食客们申诉:皇上是如何亲昵奸佞,常常让他和诸葛太傅这些忠良受尽屈辱。
















    ——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若不是为了保卫大宋江山,为了保护宋室基业,他早就不干了,管他个君临天下,笑傲江湖不成,至少也可以放屁天下去!
















    座上的人听了唯唯诺诺。
















    那一年秋天,舒庄主显然甚不得志,回到山庄,把夫人子女们全赶入后堂,对着庭院的落叶,足足骂了三个时辰又一顿饭时间的粗话,震得落叶纷飞;然后歇了一盏茶光景,又骂了足足四个时辰又一更次时间,又震得落叶遍地,这才收了声——不,留着元气明天再骂。
















    原来舒无戏是武将出身,在官廷里训练有素,禁忌繁多,他说惯了粗话,又受了一肚子乌气,憋足了不敢出口,一俟回庄,就得要痛痛快快的发泄七八回方休。
















    这粗话真是绕梁三日、荆棘遍耳、入木三分,听得追命为之膛目震耳;这年秋天,他听了不少各省各县各路各派的粗话,也算是耳目一新了。他记性好,跟背诗诵词一样,粗口,他也学了不少,而且还活学活用,互相问候:庄里的人都一个想法,反正连庄主他大老爷都琅琅上口、落地作金声,咱们这些当食客的,当然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誓死相随、心口相连了。
















    这年秋天,对追命而言,最经典的依次是:动人、习武、学文、粗话——“得之,我命;失之,我幸。如是而已。”
















    回忆的感觉最美。
















    追命还是在想着:紫色是最美的颜色,尤其在衬有着白色肌肤、浓烈眉毛的美丽女子的时候。
















    回忆是因为得不到。得不到的特别美,而且加上一点凄然。凄美是美丽中最美的一种。带点病态的有时美艳不可方物,一如夕照残阳。
















    追命始终还是没拿到‘擂台状元’。
















    ——因为舒无戏在追命入庄后第五个年头:刚刚想开办第十一届‘饱食山庄擂台大会’前就失了势。
















    “饱食山庄”也作“鸟兽散”。
















    ——主要原因是:诸葛太傅和大石公、哥舒懒残来访,劝舒无戏要解散山庄,且不能带一兵一卒,如此方才可免权相进谗,向圣上参奏诬陷:不服圣旨,结党叛乱!
















    (听说舒庄主失势便是因为庄内有走狗,纠结奸宦,参了舒无戏一本:在庄内养士面前出言粗鄙、亵及圣上、还自称为‘君无戏言’!幸诸葛先生等一力开解,才不致在龙颜大怒之下,灭了舒庄主九族家小!)
















    追命也始终未能接近红颜。
















    ——在他轻功没练成了那么独步天下之前,而也还没封侯拜相之前,连成名也遥不可即之前,皇帝已下旨召了动人姑娘去当妃嫔了。
















    而今,在窗前殷殷盼待的,不是女的,而是男的他!
















    他依旧运蹇如故。
















    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却只有这点没变。














































吴离离
















    追命长吸一口气,唤:“姑娘……”
















    那女子静了下来,没有回头,良久以一种轻微如雨丝的声音问:“吴铁翼……”
















    追命道:“给他溜了。”
















    那女子幽幽道:“你,救了我?”
















    追命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这是他走遍天下大江大湖以来,第一次被一个女子问了一个简单至极的问题而不知如何作答。
















    女子没听他回答,便说:“是我碍了你,才没把吴铁翼擒住……”
















    追命舐了舐干唇,忙道:“不是……”又觉不妥,改道:“反正凶徒迟早有授首的一日。”
















    女子默默地道:“还是我阻挠了你。”
















    追命望着女子背后黑发腰身,腰细可握,绝代娉婷,觉得外面风细雨斜,女子如弱花不堪风雨,娇楚依人,怎会来到此地?
















    便问:“姑娘……”
















    “我叫离离。”
















    “离离姑娘……”
















    “叫我离离……”
















    “离离……”追命顿了一顿,觉得也应自报姓名:“我叫崔略商……”
















    我知道,你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名捕‘追命’。“
















    说着,女子回过了身来,嫣然一笑,福了半礼。
















    这一笑,把烛光如豆的药铺,添上清光如画般的色彩。只见离离浅笑轻颦,星眼流波,皓齿排玉,朱唇款启,玉腮含春,有一种娇情的随便,越发明艳绰约,仪态万方。
















    追命看着她,一时忘了要说什么。
















    离离看他有些发痴的模样,不觉玉颊飞红,以纤指掩唇笑道:“你……你叫我做什么呀?”
















    追命一怔,仍未回过神来:“我,我没叫你呀!”
















    离离终于忍不住又笑了一笑。
















    追命这才省起,暗骂了自己一声:真驴!“我,我是想问离离姑娘……怎么会来了此处?要杀吴铁翼?”
















    “一旦言语演绎推究参详起来,追命的思路立时变得清晰多了。
















    “你武功这么好,使的是不是‘蝶衣剑法,?为谁人所传?跟吴铁翼有何仇恨?”
















    离离抿嘴一笑,发上凤钗,叮当一声:“果不愧为神捕。我使的是‘蝶衣剑法”系’蝉翼剑派,创始人方兰君所传,家父是朝廷清官,为吴铁翼、俞镇澜等诬奏,而遭冤狱,鸩死牢里,我恨不得把吴铁翼千刀万剐,以雪父仇!“
















    追命道:“哦,原来是这样的。”
















    随后又说:“方兰君所创‘蝉蝶二衣剑在意先’剑法,在姑娘手中,可似天仙一样。”
















    离离玉颊微微一红:“家师使的时候,才是真美哩。”
















    这时两名轿夫和青衣女婢小去,已相扶步入,显然都挨了不轻的内创。
















    “姑娘……”
















    离离截道:“别说了,你们已尽力,给他逃了,不是你们的错。”
















    又向追命道:“她是我贴身丫鬓小去,这二位可是决阵取战沙场名将,呼延五十和呼年也,都是以前爹爹的老部属。”
















    追命拱手道:“原来是呼延、呼年二位前辈!”
















    呼延五十,豹头环眼,很是威武,道:“三爷,万万不能,前辈二字,可折煞呼延!”
















    呼年也则狸鼻阔口,呵呵笑道:“不敢,不敢,神捕追命崔三爷的名头,早已如雷贯耳。”
















    小去却说:“这次给吴铁翼溜走了,不知要上哪儿去找?”
















    离离略一沉吟,秀眉轻蹙。追命看着便说:“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总有追查之处。”
















    离离眼神一亮,似笑非笑的道:“曾闻追命追踪之术,天下无双,不知如何可以追拿吴铁翼?”
















    追命道:“吴铁翼至少留下两个线索,和一个去处。”
















    离离诧然道:“怎么说?”
















    追命道:“第一,吴铁翼留下了一句话:说是以神剑萧亮制大梦方觉晓。神剑萧亮此人剑法出神入化,人也古怪透顶,介于正邪之间,只要找到‘神剑’,就可以找到‘大梦’,而‘大梦方觉晓’这人,追踪术绝对在我之上,他要追蹑吴铁翼,吴铁翼就有翼也飞不掉。”
















    追命笑笑叉道:“还有,吴铁翼最近常到各地较大药局收购一些特别的药材,他买这些大量的药草作甚?我们不知道。但他既要到药店,便是一个较易控制的去处——我便是因此而在此处守株待兔的,没料他似早料敌机先,整个‘人和堂’的人,都换成了他的部下!”
















    离离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这时穿在她身上的湿衣,也快干了,只有一小部分的衣衫未曾干透,贴在肌肤上,越发显得她消瘦。
















    但在她沉思之际,有一股动人的艳色,是追命所见过任何女子所没有的。
















    “此外,便是他的去处……离离姑娘可曾听过‘大蚊里’的故事?”
















    离离没料追命忽来这一问。小去却乖巧的抢答了。
















    “大蚊里吗?……我们都听说过了,传闻那儿的蚊子会咬死人的,有个过路的秀才,在那里被蚊子叮了一口,回到省城便发狂了,咬啮着家人,而且唾液有毒,一家人全都死光了……呜哇,好惨啊——”
















    小去越说越同情,几乎要哭出来。追命忙道:“后来,大蚊里的村民全搬迁了,那本来是靠近济南城的一个小村落,三面环山,地理环境特殊……既然发生了这种事,吴铁翼又出现在附近,说不定会有些关联?”
















    离离微微咬着红唇,抬头看了追命一眼,眼眸里有敬佩之色,在她抬头时又发现追命正好深深地望着她,那种眼神令她忙垂首看自己的裙裾足尖。
















    追命终于问:“姑娘……可是要去?”
















    离离一直抿着唇,迄此又忍不住粲然一笑。追命见她圆卵般的玉腮一展,心中也有些尴尬,但又移不开视线,知道失礼,也怕她瞧破,心里一情急,便说:“那我先走一步了。”一拱手,脚步却寸步未移。
















    离离乍听追命这样说,心里一阵怅然,轻轻问道:“三爷先去哪里?”
















    追命不知为什么,也很想告诉她自己何往,便答:“我先赴济南城。”
















    呼延五十问:“三爷是觉得吴铁翼多在济南了?”
















    追命道:“他还要买药,济南城有的是上等好药材!而且……”
















    他望向街上一片迷雨,道:“济南城的药材大王,全控在一人手里,他是王孙公子,也是城里巨富,而且,这个人,自称有五十四个师父,神剑萧亮,也是他知交——”
















    呼年也一震道:“三爷是说——”
















    追命望着雨转为雾弥漫的街上,颔首一字一句地道:“正是他。济南赵公子,五十四个师父的赵燕侠。”
















    众人都静了下来。
















    石板地上,铺了一地药材,夹杂着精光闪亮的暗器。
















    雨在檐前,淅沥淅沥的,滴在阶上。
















    追命忽然想起如果有一个家……他马上不想下去。江湖上的浪子,时常在跋涉江湖的风尘岁月里,忽尔生起家的温暖,家的念头。追命这刻的感觉,却非常深刻,也非常熟稔。
















    可是他说:“诸位后会有期。”
















    返身大步往迷雨深处走去。
















    刚才那阵风卷残云的暴雨已去,只剩下鹅毛羽丝般的微雨,像一贴贴冰凉的小手温柔的往没有衣服遮掩的脸上脖里钻,像一个淘气的孩子在碾坊里把面粉撒得一天地都是,然后仰着脸待它飘飘落下来。
















    追命走到檐前,忽听离离叫他:“三爷。”
















    追命立即止步,回首。
















    离离递来一把伞,说:“我有轿子,你用伞。”
















    追命默然接过了伞。离离又幽幽的说:“江湖风险多,三爷要保重。”
















    追命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谢谢。接过了伞,走到阶下,撑开了伞,他一面大步走着,一面听雨的细脚叩响伞面的声音。他一起步心里就在强烈的怀念离离,可是他依然没有回头,没有再回首的就走出了长街。




















  113
评论
热度(113)
  1. 葬葬葬葬ZzzzzzYouknowyoulovehim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说废话的
  2. 栋栋乱鸦_ 转载了此文字
    妈哟好喜欢三爷……【捂胸口。】
  3. 大师兄么么哒乱鸦_ 转载了此文字
    撸完这个,我更坚定追追的幸福只有基友能给了啊哈哈哈追追爱的女孩们都不是她们本身,他爱的是一种感觉,或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