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慕瀚】采芙蓉

【并不知道在写什么。


所以昨晚上一激动开出来的东西。


结果跟脑洞不符。


没写出打篮球。


没大纲好难过啊被自己蠢死了。


 @废柴_年 


在下对不起你。


这么蠢还这么不要脸的短。】



——正文:


【you are my first love .】

 

何慕特别喜欢自己的哥哥。

 

最让人高兴的事情莫过于哥哥也超级喜欢自己。

 

在他们两个都还是小小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

 

分享过几乎全部的人生。

 

不过好想知道何瀚小时候的样子啊……

 

十七岁的小何第一次有了烦恼。

 

正在他从床上滚到地下,又用毛毛虫姿势往床上爬的时候,开门声和哥哥的脚步声从楼下响起来了。

 

今天周日,何瀚的大学承办了大学生篮球联赛,校队长从上周就没回家了。

 

他丧尸复活般从屋里窜出去,楼梯剩了四阶就往下跳。

 

何瀚正跟拉到顶的运动服纠缠,本来早上洗了澡不觉得热,可是周末的地铁上不知从哪冒出来这么多人,拥挤闷热的空间加上女孩子们的香水气息简直让人原地飞升。

 

-小慕——帮我一下,拉链卡住了。

 

何瀚泄气地塌下肩膀,手指垂到身侧,歪着脑袋等着弟弟来到面前。

 

-哥你捂这么严实做什么,今天还有点热呢,哎呀真的卡住了。

 

-我还不知道卡住了,快点弄好啦,脖子好酸。

 

稍高一点的何瀚辛苦地抬着下巴,看不见情况只能听见咯吱咯吱的响动,一年都过去了才听见何慕的声音和哗啦一下。

 

-好——了——

 

小何咧着嘴看他哥一边把胳膊从袖子里拔出来一边蹦跶。

 

-热死了热死了,气温没有很高啊。

 

-因为哥你运动了啊。

 

-走路也算?

 

-要不只有打篮球算嘛?话说赢了吗,赢了吗?

 

-赢了啊,小瞧我!

 

终于感觉到空调的大何得到了救赎,顺手敲了他弟一个爆栗子。

 

-嘶——哥你是亲生的吗!

 

-不是哦。

 

-充话费送的?

 

-肯定也不是啊,充话费赠送我选那桶金龙鱼。

 

何慕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扁了扁嘴,毫无诚意地开始哇哇呜呜。

 

-哥你还爱我吗……呜呜呜呜……疼……

 

偏偏何瀚最吃这套,从小何慕只要装哭,天上的星星也要摘下来给他。

 

于是他摸摸弟弟的发顶,露出那种女孩子们最喜欢的温暖笑容来。

 

-当然爱你了。

 

小何心满意足了,揪着哥哥运动服的下摆把他带到沙发上,又从冰箱里掏出切好的半个西瓜,递了勺子过去却还是先一步把中心的部分挖出来送到他嘴边。

 

-哥,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啊。

 

-就是你小时候的样子。

 

-耍赖!

 

-我怎么会记得,这种事情应该问爸爸妈妈……吧……

 

兄弟两个环顾了一下硕大的客厅,还有那个默默工作着的扫地机器人,噗地吐掉西瓜子,觉得果然还是算了。

 

气氛突然就寂寞了呢。

 

西瓜吃完最后一口,何慕一拍桌子,气势恢宏地决定上楼看相册。

 

楼梯踩得哐哐作响的何氏兄弟到了小书房被上下三层的相册震惊了。

 

说起来第一任保姆阿姨是位拍照狂魔来着,拍立得热潮真是时候啊……

 

-哥,这张你哭什么。

 

-不知道,大概饿了。

 

-你怎么把腿放在头上面的!

 

-我不知道!别摸我腿痒死了!

 

-这是裙子吧,是裙子吧哥,是裙子啊!

 

-闭嘴。

 

-哥小时候好好看啊。

 

-你小时候更好看,幼儿园的小男孩们都要娶你为妻。

 

-哥你在报复我。

 

-并没有。

 

-哥幼儿园毕业的时候我才上小班呢。

 

-不是只是升上了小学部吗。

 

-可是小学部离我也超级——远的啊。

 

-其实是因为小时候你腿短。

 

-哥我确定你是在报复我。

 

-都说了并没有。

 

-你小时候女孩子真奔放。

 

-亲脸颊而已……

 

-哦哦哦哦蔓蔓姐!

 

-蔓蔓小时候可爱点还是。

 

-哥你学生证上的名字写错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都不愿意写自己的名字别说我。

 

-欸?

 

-你要改名叫何一。

 

-啊?

 

-因为名字太难写。

 

-我哭了吗?

 

-哭了。

 

-那为什么没改成。

 

-因为妈妈说我名字比你的还难写,而且要改只能叫何二。

 

-何二……

 

-不过你小时候是真的好看,刚送你去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同学都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那你看看。

 

-后来你们班同学怕你怕得一听说何慕来上学了比老师来了坐得都整齐。

 

-我这么厉害?

 

-因为你跟人家打架打不过就把我拽过去吓唬人。

 

-……

 

-说我是奥特曼。

 

-……

 

-龟仙人的徒弟。

 

-……

 

-还有一只铁胳膊。

 

-哥,别说了。

 

-我当时想了一个星期铁胳膊是谁。

 

-求你了。

 

-后来才知道是阿童木。

 

-那是因为……

 

-你才叫Andrew,为什么我是阿童木啊。

 

-……

 

何瀚看着终于连解释也放弃的弟弟,跟从前比起来其实什么都没改变。

 

圆圆的眼睛翘起来的嘴角,因为过分漂亮生出过许多烦恼,可是因为是何慕,所以还是这样最好了。

 

而被连番打击的小何终于指着这本相册最末尾的照片扳回一城。

 

——何瀚正淹没在兜头而下的纽扣海洋里,三连拍记录了英气的小何瀚被其中一颗噎住的全过程。

 

-我说哥,我就记得小学毕业的时候你哭了嘛。

 

-……

 

-哥,纽扣是不会在肚子里面发芽的。

 

-……小慕。

 

-在呢。

 

-期中了吧。

 

-啊……

 

-成绩怎么样?

 

-还,还好。

 

-除了体育有别的科及格了吗?

 

-……你让我想想肯定有。

 

-想吧我等着呢。

 

轻松考上大学那位完全没了看见照片那一点尴尬,笑眯眯的样子虽然太得意了些但是丝毫不影响观感。

 

因为是何瀚啊,什么时候都闪闪发光的样子最好了。

 

 


  65 7
评论(7)
热度(65)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