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慕瀚】采芙蓉(2)

【何一何二日常。

 
 

去吧皮卡丘。

 
 

 @左瞳 

 
 

儿子加油来吃糖。

 
 

阿姨洗铁路。】

 
 

然而报应来得太快像龙卷风。

 
 

何瀚正在奋笔疾书,国贸老师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据说是要去台湾出差,下周下周还有下周,都不能上课了。

 
 

-那就划重点啊……把三节课放一节讲是什么意思啊……

 
 

来蹭课的苏蔓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看着全体学生有如神助地写写写,顺便拿笔点点何瀚的脑袋。

 
 

-何瀚哥,你们班学生也太乖了吧……

 
 

-安静点我听不清了。

 
 

何瀚瞟了同学的笔记一眼把离岸价格几个字补在空缺上。

 
 

-你电话响了啊……

 
 

何瀚有点崩溃地看着这个新闻系的闲人,简直是来添乱的。

 
 

-你出去接一下。

 
 

苏蔓撇撇嘴,学霸的世界我等凡人难以理解。

 
 

不过人帅连发旋都好看啊,何家的兄弟真是,不按套路出牌,不是说小时候好看得过分长大就变丑了吗,结果更好看了啊摔!

 
 

Sad的邻居小姐认命地拎着不停震动的手机猫着腰出去接电话了。

 
 

-喂——

 
 

-是何慕家长吗?

 
 

-欸?

 
 

-我是何慕的班主任,他期中成绩不太好,我希望您能来学校一下,他跟您说了吗?

 
 

-啊——没,不不不,说了。

 
 

-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明天……吧……

 
 

-那好,明天见了,何慕妈妈。

 
 

苏蔓震惊地盯着黑掉的屏幕,三秒后面目狰狞地大吼一声。

 
 

-你才何慕妈妈!你全家都是何慕妈妈!

 
 

说了一节课的国贸老师从前门探出头来,一脸你有病的表情。

 
 

-同学,要去幼儿园接儿子?准假。

 
 

大何终于下课的时候升格成为何慕妈妈的邻居小姐马上就要喷发了。

 
 

-何瀚!

 
 

校队长的名字还是很有敏感性的,走廊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向铁扇公主看过来了。

 
 

-是,女王大人。

 
 

何瀚居然喜欢这种play!

 
 

你们不懂,再会打篮球也是打不过盛怒的女孩子的。

 
 

-你才是何慕妈妈!

 
 

大何一愣,转眼就反应过来可能是小何在学校闯祸了。

 
 

他奋力憋住了马上就要溢出来的笑意,讨好地捏捏好友的肩膀。

 
 

-是是是,我是何慕妈妈。

 
 

欸——?

 
 

篮球队长对着同学们挥挥手,决定请新晋长辈喝一杯香蕉牛奶抚慰她受伤的心。

 
 

坐在冷饮店吹了半小时的空调,铁扇公主终于收了神功,一本正经地开始做起何慕妈妈。

 
 

-何瀚哥。

 
 

-不生气了?

 
 

-……你知道你们教授说啥吗!

 
 

-啊?

 
 

-他说准假让我去接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啦!

 
 

-是是是。

 
 

-老师打电话说何慕期中成绩不好呢。

 
 

-是不好,上次我问他好像一科及格都没有。

 
 

-欸?

 
 

-那大学怎么办……

 
 

-他开心就好。

 
 

-……我该说啥,有钱任性?

 
 

-哈哈哈哈这么说也行啊。

 
 

-不过明天你要去学校了,老师说让何慕告诉家长来一次,小慕没说吧?

 
 

-这几天爸妈不在。

 
 

-你不是何慕妈妈吗。

 
 

何瀚一愣,突然坐直了身体,把不存在的长发向后一拨,用眼睛把对面的苏蔓从头扫到脚。

 
 

-蔓蔓,这样没有女人味可是不行的。

 
 

-……阿姨,我知道了……

 
 

结果又吃了晚饭才回到寝室,何瀚手里握着笔,正从网上找检讨书模板。

 
 

毕竟有备无患,老师看了何慕那笔烂字八成会更生气。

 
 

明明小时候一起学了书法,小何的字简直像是小狗爬。

 
 

第二天校队长从球服和T恤中选了一件衬衫,又忍痛放弃了短裤,把只剩下罪名没写的检讨书装进档案袋,深吸一口气才出了门。

 
 

到了何慕学校还是被震惊了。

 
 

各科老师加上班主任,六个人在谈话室坐了一排,何瀚被挤在桌子的另一边,对面是严肃的人民园丁。

 
 

逃生路线都被堵住了。

 
 

谈话室为了表示没有体罚用的是跟教室一样的长方形玻璃,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在向里面观望。

 
 

何慕上完厕所就发现他哥被展览了。

 
 

喂!看我家何一是要收钱的!这么帅门票怎么也要十块!

 
 

圆溜溜的眼睛瞪起来也没有威慑力,反而因为徒劳地想要挡住整面墙那么长的玻璃变得更加孩子气。

 
 

何瀚正听班主任痛心疾首地历数何二的罪行,所有老师都帮腔的节奏特别像群口相声。

 
 

什么仇什么怨。

 
 

他一抬头,觉得真是不能再好了。

 
 

屋子外面那个蠢家伙绝对不是我弟弟。

 
 

终于意识到自己挡不住的何慕同学回头看了一眼他哥,那一脸生无可恋绝对是听见了了不得的事情。

 
 

何二觉得自己的人生出现了危机,如果他哥因为他被群口相声演员围攻生气了要怎么办啊!

 
 

世界末日啊简直是。

 
 

他迅速地截住了经过的同班女生,就是你了妙蛙种子。

 
 

-生气了怎么办?

 
 

-欸?

 
 

-怎么办啊告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我爱你,她说什么别管,就说我爱你就行了。

 
 

-就这样?

 
 

-嗯。

 
 

被男神问到这种心碎问题的女孩子坚强地回答了他,流着泪的她的脸。

 
 

二缺少年咚咚咚地回班级取了纸和笔。

 
 

【我爱你!!!】

 
 

叹号代表我的爱。

 
 

何瀚偷瞄着小何手舞足蹈然后百米冲刺最后举起来了个……

 
 

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爱你!!!】

 
 

少年回去上课之前艰巨的表情绝对是在逗他。

 
 

何一觉得有点晕。

 
 

化学老师还没说完呢,好不容易把数学语文英语熬过去了啊。

 
 

他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正在痛斥何二罪行的女老师有点心疼地看着小帅哥头上的红印。

 
 

-要不,今天就这样吧……

 
 

-是啊是啊……

 
 

清一色的女老师不好吧校长,你看看。

 
 

校长觉得挺好,我不是男的嘛。

 
 

于是以何慕家长负伤结束了这场谈话。

 
 

-何慕给各位老师添麻烦了。

 
 

-男孩子难免调皮……

 
 

-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了。

 
 

-是是是当然了。

 
 

何瀚瞅瞅自己手里的检讨,结果没用上啊。

 
 

反正总会用上的。

 
 

透过玻璃看着何二正被英语老师从桌上揪起来,一脸惺忪地在课桌和椅子之间摇晃。

 
 

一看见他立刻清醒过来,在纸上唰唰唰写了几个词。

 
 

——别。

 
 

大何又一次拍红了自己的额头。

 
 

【I love you .】

 
 

蹲下来假装捡东西的何慕正笑得阳光灿烂。

 
 

他哥却低下头来嗒嗒地摁着手机。

 
 

——嗡。

 
 

-我也是。

 
 

-何一今天天不热你脸红什么。

 
 

-再不及格扣钱。

 
 

-哇呜呜呜。

 
 

-闭嘴。

 

  48 2
评论(2)
热度(48)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