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超MIKE】四条

【逗逼向。


一块给 @廷亖 的小蛋糕。


真·一小块儿。


友情客串 @蜀山等等的香蕉劍穗兒 


小项总的画风变得很奇怪了呢。


连我最喜欢的超级玛丽都三十岁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


BGM:Cuppy cake song.


配合食用。


不会更佳。】


——lesson one——


讲真,项允超觉得作为一个没什么卵用的二公子已经够倒霉了。


但是世界永远给人惊喜不是吗。


他一抬脚,不对,一抬爪子就能看见裹在白色毛毛里面软乎乎粉嫩嫩的肉垫。


萌飞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娇俏的波浪线和小花儿可适合你了项总。


而小项总陷入了肥肠深沉的忧郁中,他早上起床,洗脸,换衣服,一开门,砰叮叮当当咚,然后就是这个箱子了。


小奶猫毛乎乎的脸上怀着质问命运,其实看不出来,的表情趴在箱子边缘往下看。


【I love A ♥♥♥♥♥♥】


谁家倒霉孩子表白失败箱子都让人扔了。


欸欸欸——


项允超基本实现了人类的终极幻想——平地起飞。


事实上并没有表白失败这回事,只不过要保护环境回收利用而已。


毕竟麦麦只是一个借钱开奶茶店拖家带口给儿子取名叫banana的大学生,开源节流都是要务。


小项总惊吓地大吼出声。


-喵~


-欸?


扛起箱子就走的小Mike非常愧疚,小猫咪正可怜兮兮地喵喵叫着。


小项总被突然凑过来的草莓味的脸晃得有点晕。


被人突然提着脖子拎起来就更晕了,放开我啊草莓!


-喵~


-你猴可爱沃。


这是什么味儿的普通话啊喂!


-喵~


-里要跟窝回家吗?


不要。


-喵。


-窝就几道你也喜欢窝。


听猫说话啊!


-喵……


-饿不饿啊我下碗面给你次。


小心翼翼地把猫咪放回箱子里的麦麦觉得有种重大的责任感。


而对扔个垃圾也能捡到猫咪的老板梁宝晴同学早已无语。


-mike啊,猫咪……


-里看它好可爱对不对!


-banana那么小家里可以养猫吗?


-对沃!banana!可是……好喜欢它沃。


沮丧的草莓蹲在桌子旁边忧郁成了一杯草莓奶昔,带冰沙的那种。


以至于Anita良心发现抱着宝宝来慰问单身狗的时候根本没发现那朵长在椅子旁边的蘑菇。


-阿宝?


-Anita姐。


-阿Mike呢。


-脚下……


连banana都要被吓成香蕉牛奶了。


-Mike?


-Anita……


大型犬从箱子里抬起头,用手心捧着猫咪可怜兮兮地看着香蕉妈妈。


-我可以养它吗?


-当然可以啊。


-真的沃!


-不过要去宠物店好好检查健康。


-猴啊我现在就去!


-老板……


-帮我看店呐阿宝!


答应早点回去的小鬼再一次坑了大佬。


——lesson two——


项总表示真的不是故意睡着的。


如果他知道作为一只猫居然要面对这么大的针筒的话。


不过作为人的话他用面瘫脸就能把对面那个长得有点像变态的兽医弹出三米。


但现在他只能用最直白的身体语言表达他的不满。


-它系害怕了吧。


-嗯……炸毛了呢……不过猫猫打针都会怕的,你一会好好安慰它吧,为了健康嘛。


-补药怕啊,打针才能不生病沃。


-你喊喊它的名字?


-我刚刚遇见它,还没有名字。


-取一个?


-里看背上有四条黑色的毛!


-所以呢?


-四条!


-……


-枕么样!


-好!


-喵!


-它同意了欸!


医生为这只四条默哀了三秒钟。


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绑住猫咪,心狠手辣地打了一针。


小奶猫立马就没声了,大草莓含着泪捧着四条问了它最关心的问题。


-医生,这个针还要再打吗。


-对,一个星期,然后在两个星期,加起来一共三针。


四条被这负责的医生气得热泪盈眶。


到底这种奇怪的梦什么时候才醒啊!


回家的时候仍然被装进了那个少女心爆棚的箱子。


【I love A♥♥♥♥♥♥】


项总真的很想控制自己不要在晃动中伸手,伸爪子去拍那几个小红心。


本能无法抗拒啊。


正玩儿得开心就被大草莓拎着后颈放进手心亲了一口,挠着他的肚皮在房间里面转悠。


-这个是Anita的房间,不过她不太回来住。


-这个是宝宝的房间,你见过啦,banana,我的宝宝,不过也不太回来住了。


-这个是我的沙发……


抽了一个靠枕把猫咪放在上面,麦麦决定还是不要伤感的好。


-这个是你的牛奶,四条。


大草莓盘着腿把地板坐成了炕,四条——项总不知道梦里的人会这么没节操就这么接受了这种鬼名字,正伸舌头笨拙地舔牛奶。


——lesson three——


不是说不回来吗!


项四条蹲在沙发背上——对沙发就是这么小,大草莓正抱着嫩黄色小帽几的banana玩儿的欢。


-躲~猫~猫~


你说啥呢你又不是猫。


冷艳的项总表示一个蠢草莓和一个笑声成谜的香蕉牛奶才没什么好看。


你才看了半小时幼稚的躲猫猫。


冲奶粉的样子太娴熟了啊草莓,香蕉喝了多少牛奶才变成现在这么大一杯啊。


哄孩子的姿势简直像是抱着地雷,喂喂喂,不要因为小帽几掉了连你也哭起来啊!


终于躺在草莓肚皮上的项四条真是累坏了。


正睡得呼噜呼噜香蕉牛奶的哭声划破了夜空——他包装漏了。


勾在草莓的衣摆上的项四条啪唧摔在了香蕉牛奶旁边,毕竟是第一次当猫没什么经验。


表情深沉地一巴掌盖在软乎乎的脸上——当然收起了爪子包装真漏了怎么办啊!


我萌我说话。


-喵~喵喵喵~喵~


-哟~呵呵嘿嘿~


小屁孩你调戏我了吗?是调戏我吗!


项四条气得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上。


大草莓已经笑得不能自理了。


太生气了呼噜呼噜,别摸我下巴!


项总决定不要睡草莓的肚皮了,自己去睡!


奶猫揣起手来不理人,麦麦逗了两下未果,迅速决定自己睡。


毕竟明天看店啊。


谁知道第二天上蹿下跳的项四条就没有了呢。


草莓奶昔重现江湖,这次深沉到蘑菇长了三层。


——lesson four——


平地摔成就达成的项二公子终于在昏了三天之后醒过来了。


他瞅瞅绿着脸的大哥,肥肠深沉地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次?


-……护,护士?


-项先生你好。


-我弟弟,脑子摔坏了?


-不是,他港剧看多了。


-我就说那草莓的口音离我不近!


-护士……


-可能真的脑子摔坏了。


——class over,goodbye ,boys and girls.——










  68 20
评论(20)
热度(68)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