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乍见之欢【肆】

联文之四。阿隐帅哭!!阿隐好看!!!我要给阿隐当铲屎官!!!

阿莫良:

 @耿直又萌的阿栋 跑了大半个月我又回来了……


这可比开题报告好写多了……


============


“阿平。”


 


陈均平从地铁刹车的摇晃下醒来,下意识的抱紧了手里的稿件,半梦半醒间刚刚梦里那小道士似乎还在眼前。


 


他离自己近近的似乎能闻到来源于自身清冷水汽的味道。冰凉而柔软的长发用一根绳那么松松垮垮的系着,他弯下身,顺滑的发从背后滑落到胸前。红润的唇轻启唤着


 


“阿平。”


 


啪嗒。


 


陈均平手一抖,文件夹掉在地上,他赶忙清醒捡了起来。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梦到丁隐了呢?


 


老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上半夜的梦是正的,下半夜的梦是反的。像他这种在上班路上的地铁里梦通常叫做——白日梦。


 


丁隐哪里会像梦里那温顺的样子,如果丁隐是只名贵的猫,他就是最尽职尽责的铲屎官。


 


每天上班顺路送丁隐去研究地铁站顶棚,下了班接回家。伺候小祖宗吃饭,到点洗澡吹头发。


 


丁隐的头发长而浓密,彻底都干要好久,不吹干陈均平又怕以后他容易头痛,就提议要不要剪掉。为了让自己的提议更有吸引力他特意从网上下载了一堆当下流行的型男头放在ipad的里一页一页给他展示。


 


“怎么样,要不要剪?”


 


丁隐唇角抖了抖,眼神从屏幕移到他的脸上,幽幽地吐出一个字:“丑。”


 


陈均平默默的摁上锁屏键,心里一阵嘀咕,丁隐说的到底是谁……


 


而且住了一个月之后陈均平发现那小道长仙风道骨的皮囊下面有颗熊孩子的心,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简直信手拈来。


 


丁隐最近对电视很感兴趣,吃完饭之后就开始盘腿坐在沙发上看海绵宝宝。洗澡要催好几遍,演到间隔片头的地方就叫住他。


 


“陈均平?”


 


“嗯?”


 


“我明天要吃蟹黄堡。”


 


洗澡要催,睡觉也要催。画完稿子的陈均平洗完澡发现丁隐还在看,伸手就要关上电视领回屋睡觉,被坐在沙发上的丁隐用指力带来的风打了下手。


 


“该睡觉了。”陈均平指指表“你明天不是还要到地铁棚子做研究了么。”


 


“你先去我一会就睡。”


 


陈均平半信半疑的进了屋。他家小的很,唯一能装下两个男人的就只有那一张双人床,早上醒来一摸旁边的半张床竟没有一丝睡过的痕迹。


 


出来一看,丁隐居然看了整整一夜。


 


“熬夜看哦,还要不要命了,不知道熬夜容易猝死啊。”


 


“我已得道,无需睡眠。”


 


哪里有人不用睡觉的,但是丁隐连饭都不用吃,好像这样也说得通。陈均平也就由着他去了。


 


陈均平放任了他三天,终于在在第四天吃晚饭的时候发现丁隐眼下黝黑的黑眼圈。


 


“不是不用睡么!黑眼圈怎么回事!”


 


“我已得道……”


 


“嗯?!”


 


“少睡些也无妨。”


 


最后以小道长被赶着洗了澡,轰回屋里睡觉结尾。


 


做梦还在嘟囔“陈均平我们去抓水母吧。”


 


陈均平抬头看了眼站牌,还有一站。他抱紧了文件夹站起身,座位很快就被其他乘客占上。穿过密集的人群,陈均平站在事务所楼下,怀中是他宝贝的稿件。这次的客户一次一次的否定者他的设计,有时候真的想什么都不顾的骂回去,又只能深吸一口气把满腔的怒气转化成唇角僵硬的微笑。


 


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这世上有名的设计师千千万,他什么都不是,连愤怒的资本都没有。


 


他需要这份工作。


 


陈均平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楼。


 


丁隐站在地铁站的棚子下面打量着周围,他现在穿的和其他人别无二致。只有长长的头发还有些刚来时的样子。


 


以前头发都是由随侍的弟子打理,来到这里陈均平连怎么绑都不知道,法冠也就放在一边,扯了跟绳随意的系上。


 


丁隐侧过头看到映在街边的橱窗里自己的样子,除了那一身清气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青年。他与这人间烟火相处的很融洽,没有蜀山那些争斗,没有赤魂石在体内的痛楚。他抬头定定的望着头上这一方天,突然不明白自己这段日子天天来这里等得是什么。


 


“丢你老母哦!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啊居然不听我的!不过就是个小设计师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老板把陈均平稿子随手一丢,厚厚的设计稿掉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陈均平僵直的站了一会,而后蹲下来擦擦眼镜又戴好,把自己的稿子一张张捡起来沓好放在档案袋里,转身走到门口停住,抓起放在架子上的盆栽冲着老板办公室的门丢去。


 


花盆砸到门破碎的声音、女职员的尖叫声、老板的破骂声,陈均平在这些混乱的声音中脊梁笔直头也不回的离去。


 


地铁平稳的运行着,陈均平弯着腰把头埋着手掌中。


 


他真的很喜欢设计,如果是做别的大约他早就可以从那个窄小的房子里搬出来,然而他放不下自己的梦想。但是如今,没有人肯定他,连工作都丢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陈均平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步地向前走,通向站口的走道,在下午阳光强烈的照射之下看不清前方,一个人影笔直的站在出口处,听到他的脚步声回过头。


 


“你回来了。”


 


 


“鲜虾鱼板,番茄鸡蛋,红烧牛腩。”陈均平翻翻柜子里的食物“吃什么?”


 


丁隐坐在餐桌前默默的盯着他不说话。


 


“那就,红烧牛腩吧。那两个实在是买太多了都吃恶心了。”熟练的撕开泡面袋,等水沸了把面饼放进去。


 


“吃么?”陈均平把碗往丁隐面前推了一下,丁隐眼疾手快地拿了根筷子顶住。


 


“垃圾食品对本道长修仙无益。”


 


陈均平叹口气“那你能先把你面前的薯片收好么?”


 


“这东西吃完会让人心情舒畅,虽然我还没研究出来,但是一定对修仙大有裨益。”


 


明明就是挑食还死不承认,双下巴都要出来了。


 


“你都不问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么?”


 


“当归之时自归。”


 


“我被炒了。”


 


“嗯?”


 


“就是没有工作了。”


 


“我可以从明天开始辟谷。”


 


“不是吃的问题啊”陈均平挑起面又放下“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设计师么?”


 


“你是最好的。”


 


陈均平笑起来“你看到什么了啊我就是最棒的,虽然是安慰我也很开心。谢谢。”


 


“并非安慰。”丁隐站起身,背着手看向他,如相识初见时那样罡风四旋,眼神无比笃定。


 


“我说你是最好的,你就一定是最好的。无人能及。”




【tbc】




======


心上的人儿,有多少宝藏,他能在黑夜,给我太阳。

  48 2
评论(2)
热度(48)
  1. 栋栋阿莫良 转载了此文字
    联文之四。阿隐帅哭!!阿隐好看!!!我要给阿隐当铲屎官!!!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