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民国组】小段子

谢谢生贺!啊真的有人喂我好开心…… 

 

 

不过是一个小白告:

 @耿直又萌的阿栋 生日快乐(。・ω・。)ノ♡

   希望补药嫌弃(*/ω\*)

程霆第一次见到文世倾,是在文家大少爷的生日会上,他小心翼翼地牵着母亲的手,心不在焉地听着那些陌生的大人们谈论着那些他听不懂的东西。

“小霆,你要不要自己去玩玩?”母亲感觉到自己身边孩子的不耐,弯下腰问。

“嗯。”小程霆点点头,礼貌地冲文老爷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小程霆一个人走在文家的庭院,这是他第一次来魔王岭,这里与家乡截然不同的庭院结构让他很感兴趣。

也许是他盯着柱子看得太久,转过一条走廊,迎面撞上了一个孩子。

“你,你是谁啊?”匆匆跑来的孩子瞪着眼睛看他,“我没见过你!”

“你又是谁啊?”彼时的小程霆还没有那么好的涵养,对着一个说话不客气的孩子他的语气里也没什么礼貌。

“我,我是……”那孩子一脸骄傲地正要开口。

“世轩,不得无礼,人家是客人。”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程霆循声望去,一个衣着光鲜,打扮秀气的小孩子站在拐角处。

“你好,我叫文世倾,这是我弟弟文世轩。”那孩子走过来,沉稳又不失礼仪地自我介绍着,“刚才我弟弟跑得太急没看路,还请你,嗯,多多包涵。”

文世倾的声音稚嫩,大概是从大人那里听来的不求甚解的客套话,说起来还有些磕磕绊绊。

“没关系的,我叫程霆,从重庆来。”程霆的目光状似无意地扫过文世倾藏在身侧的握紧的手,心里暗自发笑。

“你怎么在我们家乱转啊?”文世轩还因刚才程霆对他不够好的态度耿耿于怀。

“我在这里玩可是经过你父亲允许的,”程霆满意地看到文世轩原本嚣张的气焰在听到文老爷时立刻消失,不过他对这个小屁孩没什么兴趣,他转向另一边那个很好看的孩子,“你们家的庭院跟我们那里的不一样,能带我转转吗?”

“诶,哥,你别理他,我们走!”文世轩瞪了程霆一眼,拉着文世倾要走。

“世轩你去跟父亲母亲说一声,我就留在这里陪他转转吧。”在过去接受一群不认识的大人虚伪的祝福和留在后院带一个刚认识的孩子闲逛之间,文世倾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后者。

“唔……那你自己小心点。”文世轩有点不情愿,但他心里还惦记着宴会上的吃的,他又叮嘱了一句,才点点头,转身跑开,因为年幼脚步还有些蹒跚。

“那,我们走吧。”文世倾冲着程霆笑笑,带着他往庭院深处走去。

“你果然也不想去前面看大人们应酬吧。”程霆双手抱在脑后,他可没错过刚才文世倾眼底的狡猾。

“我,”文世倾脸上闪过一丝被戳穿的尴尬,“既然说‘也’,那你不也是一样?”

“哈哈哈,反正听不懂那些,还不如自己溜达。”程霆耸耸肩,“能遇到你这么个有缘的人倒是意外之喜了。”

两个孩子就这么边聊天边散步,程霆知道了花神的传说,文世倾也听了好几个重庆茶馆里说书先生讲过的故事,说到兴起,程霆拍着文世倾的肩膀,凑在他耳边:“以后有机会来重庆啊,我罩你!”

文世倾被他突然的靠近激得耳朵一红,正要开口却听见了来自母亲的呼唤。

“来了!”文世倾应了一声,正要跑开,想想还是回过头对着程霆补上一句:“很高兴认识你,希望真的能有机会去你那里听故事!”

看着文世倾匆匆跑开的背影,程霆眯起眼嗅着空气中似乎还留着那人身上淡淡的香气,他想起母亲给他讲过的睡前故事,他觉得自己就像故事里的小王子,找到了那朵属于自己的玫瑰花。

“呀,忘了跟他说生日快乐了啊。”程霆摇摇头,叹了口气,“下次再说吧。”

这一个下次,就一口气拖了很多年,穿着洋装的小王子长成了一身军服的飞行员,当年的大少爷文世倾也变成了历经磨砺的安逸尘。程霆看着眼前新来的志愿参军的医生,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他走上前去,像多年前一样,拍拍那人的肩膀,凑在他耳边开口。

“好久不见啊,”程霆算了算日子,笑意加深,“既然这么巧就把那句话补上吧,生日快乐啊,安医生。”


  19 2
评论(2)
热度(19)
  1. 栋栋不过是一个小白告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生贺!啊真的有人喂我好开心……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