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超瀚】Sugar

【应 @Dream Cassandra 小天使的梗。


一口砂糖不甜不要钱。


OOC都是我的错。


酱。】






遇见何瀚的时候项允超其实已经喝大了,他晃晃悠悠走错了桌子,哐叽坐下以后发现对面有什么东西。眼前都是重影,他凑得很近才能看清楚那真的是个人——

 

还是个美人,手臂撑在柔软的沙发背上有点累,但是眼前的眉毛眼睛都不再晃动了,音乐从耳朵边消失,只有这人的眼睛亮得像星辰,嘴唇红得像玫瑰。他撑不住了,栽进沙发里嘟嘟囔囔,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你可真好看。

 

生平第一次被人放鸽子的大何总本来是生着气的,被这个突然冲过来突然把大脸放在自己面前的家伙弄得有点不知所措,那傻孩子把手放在他肩膀上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可是那个家伙还是傻兮兮地笑。

 

-大哥——

 

搁在肩膀上面的下巴蹭了两下,怪像家里的小魔王的。

 

-我说了我也能行……你们怎么不信……

 

大何总垂下睫毛,自己叹了一口气,被他忧郁的嗓音弄得有点伤感,如果小慕也能这样撒娇就好了,他想。

 

-我自己的公司也签了好大的单子——

 

傻孩子松开他的肩膀,拿手拢了一把空气,又缩回何瀚和沙发的空隙里面。

 

-可是我打电话你们怎么不接呢……

 

眼看着他样子越来越倦怠,衬衫挽到手肘不时被空调吹出的凉气激得肩膀一缩,嘴里嘟嘟囔囔的也听不清了,脱下上衣给他盖上,大何总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然后百度了一下“把醉鬼带回家会怎么样”。

 

第一条答案:会怀孕。

 

什么东西……

 

没等何瀚看第二条答案,闹哄哄的大队人马突然涌过来,领头的大喊一声项总在这里沙发上的傻孩子就被举起来抬走了——看起来会被吃掉的样子……

 

大何总迷茫茫的对着大队伍的尾灯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衣服还在那家伙身上。算了,反正吃他的时候能多拖延一下时间。

 

第二天何瀚收到短信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原来没有被吃掉啊。

 

【你好,我是昨天那个,你,衣服,请问衣服怎么还给你我洗好了还给你啊谢谢你啊不好意思。】

 

项允超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在公司的地板上醒过来,腰酸背疼不用说,最重要的是身上不知道谁的衣服。

 

盘着腿坐地上想了半个小时,然后秘书进来说他臭了,又在淋浴间想了半个小时。好像是,应该,大概是跟一个漂亮的人讲了话,然后……

 

不记得了。

 

被秘书泼了咖啡以后项总知道了酒后不可能乱性,总算放下心来,换衣服掏口袋的时候茅塞顿开,冲到淋浴间拎起衣服狂翻,最后在口袋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巧的名片夹。

 

——何瀚。

 

名片做得精致,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暗纹在翻转的时候显现出跟那个人一样的精致漂亮来,傻孩子掏出手机措了半天辞结果手一哆嗦把草稿发出去了。

 

捶胸顿足的项总被秘书瞪了一眼,憋屈地把手机收起来然后把衣服递出去,收获嫌弃的表情一枚。

 

-这不是我的……

 

秘书小姐更加惊恐地瞪大了眼睛,项总啪唧一巴掌拍在额头上,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

 

-也不是我偷的!

 

叮。

 

【不用。】

 

一收到短信项总就用单身二十多年的手速秒回了。

 

【那怎么好意思何先生我想说要不然我请你吃个饭也好把衣服还给你昨天实在是对不起我没有做什么特别失礼的事情吧我喝多了给你造成了困扰怎么也要让我表示一下歉意啊。】

 

秘书小姐表示自己家总裁那个心花怒放的表情简直没眼看,捧着衣服左瞧瞧有瞧瞧,怎么看都是男士西服,果然……

 

项总抬头的时候秘书小姐的迷之笑容还没收回去,他第二次啪唧拍上了自己的额头。

 

-别说话,出去,工作,要不然扣绩效。

 

叮。

 

连忙打开屏幕的项总收到了秘书小姐和漂亮的何先生的短信。

 

【老板下午三点你有个会,你最好把胡子刮了衬衫塞进裤子里,顺便送你一个成语:不约而同。】

 

【没关系,不必了。】

 

怒急攻心的项总加上单身多年的手速不是盖的。

 

【你这样是不对的我当然会刮胡子收拾衣服干干净净的去我看不懂你说的话但是你必须听我的话!】

 

收件人:何瀚。

 

-你回来。

 

-老板你想通了不扣我绩效了吗?

 

-短信可以撤销吗。

 

-不能,傻孩子。

 

秘书爱怜地摸摸小老板的头,欣赏了一会儿天塌脸之后心满意足地咔嗒咔嗒走出去。

 

叮。

 

-哦耶耶耶耶耶!

 

老板大概是疯了。

 

【好吧,地点。】

 

真的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精神饱满地吓坏了各大供应商之后,项总拎着衣服——把名片夹塞回去之前给自己留了一张,约在了咖啡馆应该不会出问题了,拽拽衣服整整领带,项总在卡座上坐出了谈判的气势。

 

喊一句欢迎光临项总就雄赳赳地抬一次头,再而衰,三而竭。

 

最后何总进来的时候傻孩子的下巴都快被桌子磨平了,漂亮的何先生在颤巍巍的服务员带领下blingbling地走过来了。项总噗通一声,磕到了腿。

 

-你好。

 

-啊——嘶——你好——何先生你坐。

 

-我已经坐下了。

 

-喝喝喝什么?

 

-有什么推荐吗?

 

何先生白生生的手指在屏幕上面滑来滑去,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他回头问问站在旁边的店员,得到了一个招牌饮品推荐。

 

-那要一个小熊拉花,谢谢。

 

-拿铁……

 

腿终于好了一点,但是项总被静静坐着的何先生感染,不大敢开口说话,忽然想起这次约见的借口,把放在旁边的西装递过去,不知道怎么对着他的眼睛就开始磕磕巴巴。

 

-那个,这衣服还给你,谢谢……

 

-不用谢。

 

-哦。

 

没话说了。

 

咖啡在面前冒出一点热气,项总夹起一块儿方糖,咚一声丢进去,抬头又说了一句傻话。

 

-Sugar?

 

对面的何先生迅速地红了脸,低头抿了一口面前的饮品发现意外的甜——

 

然后两个人同时反应过来。

 

-哈哈。

 

何瀚本来为这种丢脸的误解尴尬到不行,结果看见对面那个傻孩子的样子,自己也笑起来。项总被何先生样子漂亮到,笑得更加傻兮兮。

 

两个人对着笑了半天,何瀚伸手夹了一块儿糖,丢进傻孩子的咖啡里。

 

-Sugar。

 

-哈哈哈哈哈哈。

 

——TBC

 


  123 9
评论(9)
热度(123)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