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超瀚】Sugar(3)

【我没有弃坑,真的没有。


 @Dream Cassandra 我用小天使看不懂的名字发四。


何·白雪公主·瀚。】



项允超从南到北地得瑟了一通,半个月没落地,最后没按捺住相思之苦,早会取消之后站在北京街头哆哆嗦嗦地给何瀚打视频电话。


没接。


项总跺跺脚进了酒店,手机捏在手里,出了电梯门就又拨过去。


-嘟——


-喂,你好。


-你好?


-项允超?


-是。


项总被你好气得不轻,咬牙切齿地刷开门禁,恨恨地瞪了屏幕上了小美人一眼,还是把恶声恶气咽下去,那边的声音听起来低低哑哑的,他想起他漂亮的何先生,如果脸色苍白,还有黑眼圈,现在是早上七点,自己太过分了。


-何瀚你醒了吗,我是不是吵到你?


-没有吵到我。


-我不信你拍张照片来。


-真的没有。


-快拍给我!


何瀚揉揉脸,看一眼摊在桌子上的那堆文件就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大好,偏偏傻孩子一定要照片,叹了一口气还是笑起来。


-你等等我收拾一下自己。


扣了电话急急忙忙地洗了个澡,浴室里暖暖的,何瀚拨弄了一下头发,举起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发过去。


-叮——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快把地板磨穿的项总用最快的速度划开了手机。


他的小美人只穿着衬衫,头发还是湿的——还说不是被吵醒的,骗人。手指不自觉地在屏幕上戳来戳去,放大了又缩小,黑眼圈蛮重啊何先生,这个——项总把眼睛贴到了屏幕上。


这不是酒店吗!


项总的内心是崩溃的。


何先生身后的墙砖项总特别熟悉,他刚离家出走那会儿,拿卡刷了一个月酒店之后,卡就被冻了,他成天蹲在房间里,快赶上失宠的后妃了,拽着领班妹妹能聊俩小时——对了就是现在的秘书小姐。项允超住的那条街,是个开发商承包的,本来打算做个大的,没想到半路卷着钱和小姨子跑了,结果啊——领班姐姐一脸神秘的讲出了结果,这条街就变成酒店一条街啦,但是其实别看什么牌子,里面装修都是一模一样的。


哦。


失魂落魄的项总把手机搁下,瞬间又斗志熊熊地抄起来。


【秘书,我的小美人好像在酒店上班怎么办!】


【酒店上什么班啊老板!莫方挺住!】


【不知道!】


【……老板我说滚你会扣我工资吗?】


【会。】


【。】


【给我定个机票明天回上海!】


【好的老板。】


项允超哐哐地回到上海之后迅速地给小美人打了个电话准备约出来吃饭,可是何先生正忙,没时间。撒鼻息的小老板把脸贴在办公桌上,抑郁到头顶长蘑菇。


抓心挠肝地过了一周之后,何瀚终于匀出时间来理一理傻孩子,没想到他积极到非要来公司接,何总看了一眼赖在沙发上的弟弟,让小魔王知道了还得了。他偏过一点身子,把短信打得温柔又小心。


【我们公司需要门卡,你在街口等我。】


项总磨磨唧唧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数着街口,越数越害怕。等到了约定地点,项允超彻底扑街了,这是酒店一条街的另一面,路口明晃晃的——女王——女王什么女王啊,不知道男生也喜欢这个吗,隔壁招什么男公关……男公关一万块一个月哦我都想去试试了。


自暴自弃的项总一家一家店看过去,发现门口装修得都不错嘛。


何先生今天的西装也不错。


项允超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该不高兴,他的小美人穿着看起来就很贵的衣服急匆匆地跑过来,午饭时间阳光正好,衬得何先生肤白貌美。他笑起来的嘴唇像是绽放的玫瑰,歉意相当明显,甚至小小地歪了一下头。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实在有个……客户缠着不放,拖了一会儿。


什么鬼客户啊,项允超伸胳膊把人搂在怀里,如果早点遇见漂亮的何先生就好了,不漂亮也可以的,只要是何先生。


-那就不要做了,我养你。


何瀚惊了一下,拍拍傻孩子的肩膀把他从怀里捞出来,十分感动然而拒绝了他。


-那怎么可以,这是我的工作,我有我的责任。


-那我请你吃饭。


-好。


闷闷不乐的项总给人开车门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何瀚衣领上面那颗小小的logo,五位数起,他哐叽关上车门,改变主意带人去吃更贵的。


何瀚看起来对这样的地方习以为常,他仪态优美,比自己也不差,拿起杯子的手指白皙纤细,一贯养尊处优下来的样子。项总好受一点,瞬间又开始担忧,他这么花钱,得陪多少人啊。那个什么男公关一个月才一万,想到这里项总简直饭都吃不进去了,眉毛眼睛纠结在一起戳着盘子。


-怎么了?


-啊?


何先生瞧着项总一脸悲怆的对着盘子里的蔬菜,还以为他跟小魔王一样只食肉,不由得心里面好笑起来。


-项总这样可是很丢人。


项允超第一次听他叫自己什么项总,明明心里不大舒服,可偏偏他声音好听得不得了,尾音翘起来的一点点像是小猫的尾巴一样撩人。他期期艾艾地望着他的小美人,让他跟自己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像是辱没了他一样。


项总踢了一脚桌腿,厌弃的看了一眼被他戳到不能看的一堆,如果说起来什么最能顺心,那就是,花钱,付了账之后拽着要走的人直接扯到了电梯前。


-何瀚,我们走走?


-可以啊。


楼下就是个大型的购物中心,周末了也不见个人,反正项允超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倒是何瀚突然想到何慕说要一只手表,有点上心地挑着。


-何瀚……


-这里呢。


一回头人不见了,生闷气的傻孩子一门心思往前走,何瀚却在柜台停下了,正跟他招手。我的小美人,项总心里酸酸的,看他等着的样子又不忍心,还是快了两步走过去。


-喜欢?


-我弟弟说想要。


-买!


-好看?


-不错的。


何瀚也觉得眼缘不错,掏出钱包准备买下了,没想到项允超抢先一步把卡递出去了,傻孩子今天都不大正常,还要回头对他笑。


-项……


-我掏钱的样子是不是特别帅!


-是是是,玉树临风。


-以后只能夸我一个人玉树临风。


-那只能夸别人风流倜傥了。


-不行,不能夸别人。


-那可不行。


何瀚笑弯了眼睛,借着一点点的身高差摸摸傻孩子的鬓发,接了袋子往前走,回头又看见他表情微妙地站在那里,小家伙看起来傻愣愣的,他想。


——TBC

  122 10
评论(10)
热度(122)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