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超瀚】Sugar(完)

【 @Dream Cassandra 写完了!


sugar(1)


sugar(2)


sugar(3)


对不起小天使我错了(跪


手速这么慢也是一绝。


项·傻孩子·允超


看得见的人都么么哒吃块甜饼做个好梦吧~】




项总整个人都堆在椅子上,刚刚拍板定了高股价上市,一帮老家伙balabala说了一堆没人买我们的股票,也不知道哪伙的。

 

别吵了我要是想养得起我的小美人没钱哪行他都好看死了哪里舍得委屈他啊。

 

项总嘟嘟囔囔地把衣服通通揉成抹布,秘书小姐咔咔地走过来给他丢了一套西装,顺手把【不要脸】三个字从备忘录里面揪出来往他前面晃一晃。

 

-老板,晚上酒会。

 

-不去。

 

-小美人大概会去。

 

-再说一遍!

 

项允超眼睛瞪圆了活像一只虎斑猫,团在椅子上丝毫形象没有,正直的秘书小姐上上下下扫了他好几遍,末了嫌弃地切了一声。

 

-士别三日,老板你真是让我眼前一黑。

 

-扣工资!

 

-老板你就会扣工资。

 

-扣绩效。

 

-就会扣绩效。

 

-我小美人上那干嘛去。

 

-你说的啊,看起来就是高级陪酒——

 

-给老子闭嘴!

 

烦求的很。

 

项总真的黑了脸,老板椅转过去对着窗子生闷气。

 

我说他像高级陪酒了吗,我说了吗!

 

顶着一张臭脸搞到全场都冷掉才是人生的终极意义,项总看着绕过自己的小白裙子小紫裙子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结果被挽着他手臂的秘书小姐来了个麻花拧肉。

 

-今天合作伙伴就在这你看一眼别臭着脸!

 

-看个屁啊。

 

-给老子闭嘴去接客!

 

-喳。

 

项总总算是悬崖勒马想起来这不是在家里,合作伙伴是自己的合作伙伴不是老爹的老哥的。

 

从托盘上拿了杯酒正准备往何家那个听说跟自己一个尿性的二公子前面凑一凑,也不知道脑子里进了什么水不让何大来,何二顶鸟用又不能签合同。

 

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老二的屈辱啊小项总。

 

不要脸加忘性大的项允超忽然就直愣愣地瞧着何二了,不对人家叫何慕,秘书小姐纠正。但是含情脉脉的眼神不像是看何二啊,结果顺着目光的落点瞧一眼,就见到了,一个美人。

 

-老板。

 

-啊。

 

-是那个美人吗。

 

-是。

 

-不小。

 

-大个长腿盘靓条顺对吧。

 

-没错!

 

秘书小姐抬头看看水晶灯,又转过去把眼神放在何先生脸上,仿佛听见了系统提示。

 

【漂亮的何先生发动长得好看技能:战俘+1】

 

两个痴汉手挽着手跑过去,正撞上何二举着酒杯转过来,那小子生的唇红齿白,笑起来竟然也是一副高深莫测惹人厌的样子,甚至不着痕迹地把漂亮的何先生往身后藏了藏。

 

【项允超怒气值max:准备发动大招胡思乱想不要脸】

 

-何瀚!

 

何先生从小魔头背后探出头来,却被自家弟弟一本正经地镇压了,顺便凑过去咬耳朵加上翻白眼。

 

-哥你看那人看你的眼神,不是啥好人。

 

-哈?少看点二人转和谍战片。

 

项允超的技能在何先生被贴着耳朵讲话的一瞬间读条完毕,等何瀚噗嗤一声笑出来的时候,准确地扔在了何慕的脑袋上。

 

-泥奏凯!

 

【何慕受到方言暴击陷入状态:懵逼】

 

项允超把何瀚扯到自己身后,痛心疾首地准备给他讲讲五讲四美爱国主义。

 

-何瀚,我想包养你。

 

-啊?

 

何慕从懵逼状态里醒过来,迅速地抓着他哥的手臂把他拽回怀里,呲着牙瞪着这个性取向不明显还长得跟猫一样的臭流氓。

 

-我家的,别想了!

 

何瀚歪了歪脑袋,实在没想明白这个走向,反正小魔王捏着他手臂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气鼓鼓的侧脸跟小时候保姆告诉他万圣节的糖都吃光了的表情一模一样。

 

【一个大写的弟控发动技能:过滤弟弟以外的人】

 

项允超看着何先生晶晶亮的眼睛,看向另一个人。

 

心碎成二维码。

 

不就是晚一点遇到他吗,项总心里苦。早点遇到了有这小破孩儿什么事儿啊,他肯定不带小美人来酒会让别人都看去,肯定给他买最贵的衣服带他吃最好的东西,肯定好好爱他好好养他,男公关一万什么的算个屁,刷我卡爱买啥买啥。

 

何瀚回过神来发现大猫一样的项总正委委屈屈的盯着地面看,一副快哭出来的架势,他动一动身子发现何慕还是抱他抱得死紧,只好往他耳边凑过去哄他。

 

-你看这么多人,我本来说了不来,你非要我来也就算了,现在闹起来大家都见到我算怎么回事儿,放开,啊。

 

-我不,你看他。

 

-咳,那个。

 

-哥……

 

-这是我,新认识的——

 

正在两个人甜甜蜜蜜地耳语时,项总的HP慢慢到底,终于支撑不住给自己塞了一口狗粮,准备撤退。

 

-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情,刚才公司来电话了——

 

大猫扭过头去看秘书时瞬间变脸,大写加粗的扣工资往脸上一摆,耿直的秘书嘴角一抽,把他脸上的字扣下来揣兜里。

 

-呵呵,是啊,公司电话,有,点,事,情,要您回去处理呢~

 

何瀚倒是没想很多,反正当着项总的面介绍说这是我刚认识的人可能会成为我的男朋友这种事还怪尴尬的。小何更是高兴得不得了,一副图谋不轨的样子快点走。

 

-不送了啊。

 

何慕拽着哥哥的西服不让他动,目送猫脸臭流氓远走。

 

-哥!

 

瞧瞧,还说人家是猫脸呢。何瀚捏捏弟弟肉肉的脸颊,笑得温温柔柔的。

 

-他是我刚认识的,人有点呆了,可是还不错的。

 

-哈?

 

-你的手表是他买的。

 

-shit!

 

何慕瞪着那块超喜欢的手表有点不知所措,何瀚皱着鼻子纠正弟弟的用词,肯定是跟同学学坏了。

 

-不要骂脏话。

 

-哥不许跟他说话啊!手表我超喜欢也不行!

 

-哦?

 

-不行就不行,那个猫脸臭流氓!

 

何瀚抿嘴笑了一笑,揉揉弟弟的头发,手机在口袋里叮的一声,他一只手划开屏幕,当时就崩溃了。

 

【何瀚我真的想包养你别跟着那个小不点了他哪会疼人啊他给多少我给双不是我的钱都给你公司也给你你别当男公关我求你了。】

 

他摁灭手机屏幕,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再打开。

 

【何瀚我真的想包养——

 

What?

 

-小慕。

 

-恩?

 

-项允超……

 

-今天秘书跟我说了,好像是要来谈合作的一个小老板,公司要上市了。

 

-买他放出来的所有股票。

 

-诶?

 

-买!

 

-好。

 

项总情场失意商场得意,股价虽高但是一举成功,在股市高歌猛进。捯饬好了开了上市后第一次股东大会,租了超大会场,志得意满地准备——

 

诶?

 

项允超一推门,就见会场空荡荡,全场只有前排坐了一个人,他觉得有点蒙,往前走两步发现脚步声大得吓人,那个人也顺着声音转过头来。

 

是何先生。

 

发出去的短信毫无回音,最后的印象就是他被圈在别人的怀里,现在是怎么样,把股东赶走来戏弄他吗。

 

-何瀚你!

 

责怪的话说不出口,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何慕。

 

-提那个小不点干嘛。

 

-何慕,何瀚。

 

-哦,五百年前是一家嘛。

 

-哈……

 

-你还叹气是吧我都什么样子了你还叹气了……

 

-我代表何氏收购你的公司。

 

-啊?

 

漂亮的何先生在阴影里噗嗤一声笑出来,那个傻孩子简直是——

 

-我来包养你了,项总。

 

 

——end


  135 20
评论(20)
热度(135)
  1. 邓小闲栋栋 转载了此文字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