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峰霆】Give me everything

【首先是 @水仙欲上鲤鱼去 的宠物情人梗。


然后是 @阿莫良 我师兄,整块的糖,玻璃纸是张好玻璃纸。


我赶上了!!!


万圣节快乐~


汪汪兔汪!】




林皓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他总有点侥幸,就是那种作为一个医生不应该有的恶习,从自己的诊所出来去医院拿个药不会刚刚好赶上雷阵雨的——偏偏就赶上了。


他没伞,只能把药品收进大衣里,幸而听从了穿衣建议,是件毛呢大衣,要不就惨了。他把盒子往怀里紧了紧,急急地跑了几步,凉丝丝的秋雨居然下出了几分气势,只能躲进广告牌搭建的雨搭下面。


真大啊,他想。


不过雨后客人会变多,像他这样不信邪的人多得很。


嘿嘿嘿笑起来的腹黑医生盯着一点也不要小下来的雨,摇摇头准备掏出手机来刷个微博,扒拉扒拉没什么新鲜的事情,段子手来来去去就是灌鸡汤,鸡汤喝多了不好知道吗。他把那些奇奇怪怪的脑洞堵上,鸡汤喝多了指数超标这种冷幽默谁要管啊。


他侧过头去跟一只猫对视了两秒,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鸡汤喝多了。


猫哪儿来的!


小猫咪低低地叫了一声,身上披着旧外套也不落魄的样子,蓝汪汪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甚至抬了抬爪子。


大概是叫爱卿。


他蹲下来捏捏凉凉的一小块肉垫,用拇指把那一小块姓名牌抬起来瞧瞧——除了一个花体的英文名字什么都没,这么漂亮的猫主人都不长心吗。拿手顺了顺它有点湿了的毛,软绵绵的生命啊,医生在心里感叹造物神奇,手上又捏了捏猫咪的脊骨,惹得小家伙呼噜呼噜地往他手心里蹭,披在身上的衣服也掉了半边。


林医生其实非常容易被这种被依赖感取悦,他揉了揉小猫的后颈,把药品也放在了腿上伸出另一只手去揉弄它毛茸茸的爪子,又把凉凉的爪子尖儿握在手心里。


只是这手感……


林医生信了二十多年马克思,还读了五年医科,猫变人这种事情只能归类为猎奇类的科幻电影,但是他手心里确实握着一只白白净净的“人”的手,他咽了咽口水抬头看去,那只猫正扯着他快要掉下去的外套,用它立起来的瞳孔看着他。


-可不可以带我回家?


它,或者,他。


林皓咽了一下口水,第一反应是找找有没有奇怪的人或者摄像机,今天万圣节整人的肯定是不少——没等他四处看完,那人往前凑了一凑,夜空一样的眼睛遇见光变成圆圆的瞳孔,挟着秋日的冷意舔了一下他的脸。


-带我回家吧,我很冷,我不咬人,吃得不多,可不可以?


-不不不你你先离我——


他猛然变成一只猫的样子,缩回了一堆衣服里面,只是还是用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林皓,就像,就像眼睛会说话一样。


林医生懊恼地将大衣打开,用手揉揉猫咪的耳朵,然后轻轻拎起后颈把它放在胸口的位置,瞧瞧也不下雨了,把药品挪到口袋里,专心致志地用垂下来的围巾在它身旁裹了又裹。


末了小家伙对着自己那一堆衣服喵一下,林医生就费劲巴力地弯下腰把那堆湿衣服都拿着了。他把大衣扣子扣到第三个,小猫就窝在围巾和他胸膛中间,唉声叹气的林医生也不知道絮絮叨叨给谁听,反正路过超市的时候拐进去买了猫粮还被小妹妹推销了猫砂。


-我没养过猫的。


胸口的小东西动动耳朵,吓得林皓用下巴揉揉它脑袋就怕给他来个现场变身。


-你别别别我除了自己也没养过人!


左手衣服右手猫砂猫粮的林医生蹒跚地走在街上,出了医院的范围之后街灯的形状慢慢地变成了南瓜,不时有小孩子从自己身旁奔过去,敲开一家店门就大喊。


-不给糖就捣蛋!


医生只觉得胯下一凉。


笑呵呵的大叔没有危机感的样子,把糖背到身后去逗弄面前的小小吸血鬼,没一会儿小家伙就开始跳脚。


-给我嘛给我嘛我这么乖这么可爱~


浮夸!哪有这么夸自己的,看看我家猫说啥来,吃得少不咬人,学学吧。


不知不觉进入了猫奴模式的林医生高高兴兴地回了家,诊所里面还没来暖气,屋子里比外面还冷,他搓搓手又跺跺脚才缓过来一点,把猫从脖子上摘下来,小家伙被他的体温捂得暖暖的,乍一接触到冰凉的椅子,毛都竖起来了。


-是是是。


他又把猫捞起来抱到怀里,蹬掉了皮鞋啪嗒啪嗒往楼上跑。到了浴室把灯暖全部打开,又用手搓了搓小凳子,才把那一团白球放下。


这次它不抖了,等林医生想给他洗个毛才发现……


-家里没有宠物香波。


一人一猫对视了五秒,白团子砰一声变成了人。


砰一声为林医生脑补。


事实上小家伙就算变成人了也纤弱的很,盘着腿坐在椅子上小小一只的样子,刚刚只顾着震惊,没发现这人白白净净竟然是有胡子的,他呆呆地看着前面,半天才把脑袋转过来面对着林皓。


-变大了,可以洗澡。


-你叫什么?你成年了吗?


-江洋,成年的。


-谁给你取的名字,你怎么知道你成年了。


-不知道谁取的名字,因为可以交配,所以是成年。


林医生被噎了一下,视线从他脸上挪下去,恩,成年了。突然又发现自己有点流氓,连忙从柜子里掏浴袍出来扔过去。


-穿上——不是,洗完了之后穿这个。


-沃……


林医生红着耳朵跑出去,在门口又错乱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猫砂和猫粮,拿小铲子铺满了盒子底,又把水和猫粮都倒满了。


然后在沙发上接着呆滞。


人还是猫。


这是一个问题。


还没等他解决了这个历史性的问题,那只猫,不对人——江洋从浴室里出来了,浴袍搭在他窄窄的肩膀上晃荡着,露出一片胸膛。他小心地挪动了一步,仍是想要仰头问他似的。


-我可以过去吗?


——tbc


  115 9
评论(9)
热度(115)
  1. Queen of Dreams栋栋 转载了此文字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