栋栋

小号满天飞。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喜欢我。

 

知卿无情

—虐的—

 

 

 


 

 

黑。

 
 

宁致远就站在那人一步之遥,看他呼吸纷乱,惊惧至极。

 
 

寂静。

 
 

-大夫,合欢又开了。

 
 

口不能言。

 
 

-我知道你喜欢。

 
 

颈上仿佛有什么东西。

 
 

-合欢,是温柔,长久的意思。

 
 

低头蹭到了项圈上的饕餮纹。

 
 

-天鹅姐姐跟我说的。

 
 

致远。

 
 

-现在开得正盛,风起时满树的红。

 
 

致远现在定是恨极了我。

 
 

-像是婚庆时节。

 
 

我如何对他,时候已到,报应不爽。

 
 

-我不是故意娶她。

 
 

合欢开了吧。

 
 

小霸王眉眼低垂,满腹委屈。

 
 

他睡得还好吗。

 
 

-我不得已,你知道的。

 
 

惠子说一直不好。

 
 

-可你赠我东林满树合欢,愿我俩百年好合。

 
 

梦魇扰人,每每夜半惊起,汗湿衣襟。

 
 

-教我如何忍得。

 
 

喊过乐颜,喊过佩珊,喊过爹。

 
 

-说出许多混账话来。

 
 

多数时候咬紧牙关不发一言。

 
 

宁家的当家慢慢地伸出手来抚摸那人垂落的额发。


 

是谁!

 
 

-对不住啊大夫。

 
 

明明没有力气了,还是挣扎着。

 
 

-噗,你怎的吓成这个样子。

 
 

罢,不过一死。

 
 

-这就对啦别挣扎,一会机关动了你要没命的。

 
 

那双手落在了脸上,拇指隔着白布抚弄被封住的嘴唇。

 
 

-我想要你,你知道吗。

 
 

平白觉得温柔缱绻。

 
 

-平生无所求,弱水三千我都倒了。

 
 

致,致远?

 
 

-你怎么这样对我。

 
 

盲目地转动眼珠,看不见。

 
 

-真是无情。

 
 

心跳声在耳中鼓噪,隔绝了外界,一声一声仿佛世界即将塌陷。

 
 

-可我还是喜欢你。

 
 

掌心是冰凉的扶手,腕上是沉重的枷锁。

 
 

-喜欢得不行。

 
 

致远。

 
 

-你一向对我不上心,我知道的。

 
 

致远。

 
 

-你笑一下,我开心半个月。

 
 

致远。

 
 

宁致远与他额头相抵。

 
 

安逸尘一下子涌出泪来。

 
 

-我是你的仇人,真是太好了。


 
 

—我不知道我写什么了。

 
 

今天被塞住嘴的探长太美味。

 
 

可是我写出来就成这样了。

 
 

心好累难道真的只能写虐了吗。

 
 

妈妈我不要。

 
 

这么短短的玩意碎碎念都比它长。

 
 

光光我辜负了你的期望。

 
 

不要跟我离婚啊。—

 

  33 21
评论(21)
热度(33)

© 栋栋 | Powered by LOFTER